紅夫人

(*/ω\*)开心就好

待我长大(下)

中午的车被扣了(捂脸

重发

戳这里

祝各位旅途愉快w

待我长大(中下)

惯例,OOC是我的。


第二天,妖狐终于明白了大天狗所说的“等吾”是什么意思。

仰头看着只是一个晚上没见就已经比他要高出一个头、容貌越发的英俊细致、周身气场更加淡漠的大天狗,妖狐的嘴巴张着,惊讶得连惯用不离手的折扇掉到地上都忘了捡。

“大,大天狗......大人?”

“正是。”大天狗微微点头。见妖狐还是没反应过来,于是弯腰捡起那把折扇,放到妖狐面前。

“这可真是......吓了小生一跳呢!”

明明昨晚见面还是那副少年的面容,大妖们都是长得这么快的吗?妖狐心想。

“折扇。”结果还没等妖狐开始细细打量大天狗的面容,大天狗倒是先平淡地开口了。妖狐这才注意到自己的折扇已经被大天狗捡起来了,正在对方手里等着自己去接过。

“哦,劳烦大天狗大人了。”妖狐伸手,刚握上扇柄将它从大天狗的手中抽离,手就被大天狗握住了。

那只闲时就执着团扇、战时轻抬就能扔出风袭肢解敌人、细长而骨节分明的手,如今正握着妖狐的手,拇指在手背上轻轻磨蹭着。

妖狐觉得有烫人的温度从两人接触的地方传来,激得他瞬间就将手抽了出来。

“小、小生还有要事,失陪了。”说罢妖狐“啪”地将折扇打开,遮住半张脸转身就跑走了。

昨晚被大天狗压倒的记忆又涌到了妖狐的脑里面,搭配刚才大天狗的举动,让他一张脸烧得通红。

被留在原地的大天狗也没有追上去,只是垂眸看着自己的手。

刚刚自己握住的那只手,在自己初到来乍的时候牵着自己在这院落四处逛,在外探索自己跟不上他的脚步的时候牵着自己一同前进。

大天狗浅笑。

如今他终于能够主动牵起他的手。


“妖狐,你躲在这里做什么?收拾收拾准备出发了。”晴明在屋子的某一个角落将缩成一团的妖狐揪了出来。被揪出来的狐狸明显被吓了一跳,尾巴上的毛都炸开了。他慌张地回头,发现是自己的主人并且没有旁人在时才松了口气。

“晴明大人?出发?去哪里?”

“嗯?我们不是决定好今天要去御魂塔么?”

“是喔。”妖狐想了想,确实是有这么一回事。

“萤草她们都在樱树下面等你呢,快点过来吧。”

“抱歉,小生现在就去。”

晴明看着晃了晃脑袋拍了拍脸,像是要把什么思绪从脑袋里面赶出去一样的妖狐,露出了一个高深的笑容。


一大早晴明路过仓库的时候被慌张的小帚神叫住,说是仓库里面存着的三色达摩被吃得七七八八,现场跟台风过境一样惨烈。

这事情还没开始处理,晴明就看到大天狗从房间里面出来。

大天狗朝晴明点了点头权当招呼,就径直离去了。

晴明看着那一夜之间长成成年体的大天狗,合起扇子在手心里轻拍了一下,心想犯案的人就是他没错了。于是他转身对管理仓库的小帚神说,大天狗会把昨天遗失的三色达摩尽数找回,不用担心。

说罢,晴明快步追上大天狗,让他参加今天的御魂塔高层突破。

见到大天狗微微皱起了眉头,晴明笑眯眯地补充了一句,妖狐也会去。

晴明当即就看到大天狗眉头松开并点了点头。

虽然被称作神明,但是触及到意中人的时候,还是和普通人没什么不同啊。

要不要告诉大天狗,当初召唤他用的符上面写着什么,和,是谁亲手写的呢?


妖狐觉得这次大蛇打得一点都不愉快。

看着遍体鳞伤的大蛇在漫天飞散的黑羽中倒下,妖狐觉得一点都不开心。

晴明大人您管管大天狗大人啊他把小生的出手机会都抢走了啦!!!小生还没突几下呢!!!

妖狐在心里面呐喊道,脸上倒是没有表现出什么来。

心中突然有了一种隔阂感。

源自于实力的差距。

这个念头一出现就制住了妖狐前进的脚步。察觉到身边人停顿的大天狗也停了下来,转身无言询问妖狐停顿的缘由。

“既然大天狗大人在没有小生带着的情况下变得这么强了,就是说您已经不需要小生了对吧。”

“刚好院里新来了些式神,余下的日子小生就改为带他们了。”

没等大天狗开口,妖狐就突然加快脚步从他身边走过。

那位淡漠的神明这次也没有挽留。


妖狐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生气。

不对,说到底自己到底为什么要生气。

以前带过那么多式神都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这种,好像要被丢下一样的感觉。

狐狸是非常怕寂寞的——所以他才要寻找自己的命定之人啊。

能够排解他的寂寞的,能够永远和他在一起,永远属于他的,命定之人。

当初自己画符的时候不过是一时玩心大起才在上面写上了自己一直追寻的“命定之人”,召唤的结果如何,他当初其实并没有太在意。

但召唤出来的居然是他——被称作为神明的妖怪,大天狗。

之后两人的相处时间让他变得有点期待。

然而刚才的一战就已经证实了两人实际的差距。

像他这样的大妖,怎么可能是自己的命定之人呢。

妖狐知道,既然不可能是自己的命定之人,还不如现在划好距离,免得到时候——

免得到时候,再次变得寂寞。

“这位漂亮的小姐姐,要和小生一同逛逛夜市吗?”妖狐眯起了金色的眼睛,露出了一个蛊惑人心的笑容,朝路过的人类少女伸出了手。


这回换妖狐深夜时分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微醺的妖狐打了个哈欠,在人类市集上和小姐姐们玩得尽兴的他打算换套衣服就睡觉。只是衣服刚刚解开到一半他就被拉进了一个有着淡淡樱花气息的怀抱里。

妖狐记得这是庭院中古樱的味道。

“!”

“脂粉的味道......”怀抱着他的手臂收紧,带着磁性的声音从他的尖耳朵一直渗入到他的心里。

妖狐认得这把声音。

“大,大天狗大人?!”

“看起来玩得很尽兴呢。”拥紧妖狐的大天狗低下了头,逐一嗅过妖狐的耳朵、头发、脸颊,嘴唇,最后大天狗用一只手托起妖狐的下巴,迫使他抬头直视他的双眼。

这时候遮挡着月亮的云朵被风推开,撒进院子里的金色光芒透过纸门照进了房间里面。

就着这月色,妖狐从大天狗的眼中看到了那即将要肆虐的暴风。


TBC

咿呀~

故事越写越长了(躺

那......下章各位系好安全带?

无牌司机准备发车并且准备120码过弯(X

惯例艾特太太 @放飞自我 

待我长大(中上)

惯例,OOC都是我的


自那日说了那样一番话以后,妖狐就没在院中见到过几次大天狗。

他早出晚归,甚至有时候连续出去好几天才回来。

妖狐坐在池塘边,一边和椒图聊天一边暗暗注意着屋子的动向,仿佛下一秒那个有着黑色翅膀的小身影会出现在走廊上似的。

“......”

“最近心不在焉的样子啊。”椒图看妖狐盯着屋中走廊出神,抬手用水蓝色的袖子掩嘴轻笑道。

“唔?才不是呢......椒图小姐不要取笑小生了。”妖狐啪地把扇子收回,把注意力从走廊上放回到椒图身上,笑眯眯道。

“是因为大天狗大人吗?”

“小生才没想他。”妖狐秒答,随即在椒图一副“我懂”的表情下移开了视线。

“确实大天狗大人最近总是频繁外出呢。我时常看到他深夜才回来。”椒图也看向池塘边通向里屋的走廊,轻声说。

“晴明大人明明是叫小生带他的,现在他这样小生完全带不了嘛,连人都找不着。”

“这么担心的话,不如你找天跟着他出去?”

“椒图小姐的眼睛老是这么锐利的话,小生会害怕得不敢再接近你的哟。”

“啊呀,如果是那样的话就真是太好了。”

笑着看着妖狐离开池塘边上,椒图最后看了一眼走廊就合起了蚌壳沉进了池塘底下。

说到底,椒图还是没告诉妖狐大天狗回来的时候身上是带着血味的。

不过这些还是让妖狐自己发现吧。

椒图抿嘴一笑。


虽然嘴上说着没有担心大天狗,妖狐还是打定了主意跟踪大天狗。

但是这主意很快就破灭了。原因无他,只因为妖狐没有一对强劲的翅膀。

那天妖狐在屋顶上等得昏昏欲睡,只为在这个绝佳的视角位置捕捉大天狗的身影,让他能够更好地跟上他的脚步。万万没想到他等来的只是即将升起的太阳、在空中飘零的黑羽和大天狗飞向远处的身影。

妖狐握着那几根黑羽,在屋顶上懵逼到了太阳升起。

吃过早饭以后,妖狐又摸出了早些时候自己拾到的黑羽。他平躺在自己的房间里,两指捻着那已经接近巴掌长的羽毛,看得出神。

“那小子的羽毛,原来有这么长吗?”

妖狐突然想起自己也许真的是太久没见到过那个总是一脸淡漠的孩子了。

“唉,儿大不中留啊。果然还是带小姐姐们有趣。小生不管啦!”妖狐“呼”地一下把羽毛吹起,看着它在房间中四处飞舞,然后翻了个身两眼一闭。

然而被烦恼困扰的妖狐并没有成功入睡。

不过侧躺了一小段时间,他就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决定晚上直接到大天狗的房间堵人去。

“小生就不信这样都找不着人。”


夜已深,大天狗轻手轻脚地在走廊上走着,力求不要惊动到已经入睡的同伴。

在经过妖狐的房间的时候他习惯性地停留了片刻,旋即又像怕被发现一样急冲冲地离开。

觉醒的材料还差一点,明天应该能够凑齐......这样就能变得更强......就能够......

大天狗想到自己心念的人,露出了不易察觉的笑容。

他默念着自己明天要做的事情,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

兴许是疲惫让他降低了警惕,他一时间竟没有发现房间中还有其他人。在他掩上房间的纸门的时候,一双灵巧的手就从后方缠上来抱住了他的腰。

“!”大天狗吓了一跳,下意识想要展开背后的鸦翼将袭击者弹开,却被对方抢占了先机。

先是一具温暖的躯体贴上了他的背脊。然后一个呼着温热气息的头颅顺势枕在了他的颈间,一把熟悉的、带着调笑意味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大天狗大人这么晚才回来,莫不是在外面看中了哪个可爱的小姐姐,玩得流连忘返了?”

“妖狐?”

感觉到自己的右腿正被什么毛茸茸蓬蓬松松的东西缠着,察觉到身后人身份的大天狗在下一瞬间就明白了那缠着自己腿的到底是什么。

大天狗呼吸一顿。

“小生为了见到大天狗大人您,可是花费了相当的功夫呐。”身后的狐狸说着,将头埋进了少年的颈间,细细嗅着。

“没有脂粉的味道?这闻着倒像是......血......?喂!您到底......”妖狐还没问完,大天狗就挣脱了他的禁锢,并一个转身将他推倒在了地板上。

“痛......!”妖狐觉得他的脑子有点跟不上这现实的发展了,只来得及痛呼一声,注意力随即就被压在自己身上的少年夺取了。

“还有些许......等吾回来!”那个将他推到在地的少年正双手撑在他脑袋边上,缓缓低下的头颅正在迅速拉近两人的距离。在妖狐还在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时候,大天狗却放开了他,站起身来拉开门又飞走了。

“???”躺在地上的妖狐被大天狗这一连串的动作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瞪大眼睛看着那个匆忙飞离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之中。

慢慢的,他回过神来,抬手捂住了脸,手掌掩盖之处一片潮红。

“什,什么啊......”妖狐小声道。

妖狐并不知道,急冲冲飞出去的大天狗亦和他一样。

脸色潮红。


TBC

没想到故事会变得这么长并且变得有发车的趋势(躺

即将告别少年形态的大天狗大人(x

 @放飞自我 

待我长大(上)

待我长大,决不再让人伤你分毫
给太太 @放飞自我 的图的配文!!太太画得超有feel!!

原图地址在这http://shika-w.lofter.com/post/319119_cd72006

太太已在评论中授权。

OOC和错字都是我的。

他们属于彼此w

希望大家看得开心w


妖狐盘腿坐在一边托腮看着自己的主人在准备召唤阵。

他在发呆,漂亮的金色眸子盯着房间中央的召唤阵不放,尾巴不自觉地在空气中一甩一甩,晴明连续叫了他好几声他才想起来回应。

“......嗯?晴明大人你终于愿意给小生召来命定之人了吗?”回过神来的妖狐抖了抖耳朵,笑眯眯地看着站在自己跟前的白发阴阳师,全然不顾自己的回答能否对得上阴阳师的话。

“你不是说命定之人你要自己找么......啊不是,我刚才想问的是,你要不要试着画符?”白发阴阳师一副“我就知道你刚才没把我的话听进去”的表情,轻轻地叹了口气。随即,他将手上一张蓝色的咒符递给了妖狐。

“让小生来画?”

“刚好符还剩下一张,只是我看我今天的运气不太好......”晴明转过头去,看着那排排坐在房间一边长得一毛一样的河童十兄弟,觉得头有点痛,“反正你在这里坐着也是坐着,不如这符你替我画了吧。”

“好吧,要是召唤出来的还是河童的话,晴明大人你可不能打小生。”妖狐想了想还是接过了晴明递给他的符。

“这个嘛。”晴明眯起眼睛笑了。

“唔,小生希望是个可爱又漂亮的小姐姐呢。”妖狐看到晴明的笑容觉得一阵恶寒爬上了他的背脊,他耸了耸肩,拿起笔在上面一笔连写“命定之人”四个字,写完就给了晴明。

“呵呵,'命定之人'吗,果然是妖狐呢。”

“好啦晴明大人不要取笑小生了,快去把小生的‘命定之人’召唤出来。”妖狐的尾巴急促地左右摆动了一下,他出声催促阴阳师快点去完成召唤。

“好好好。”被催促的阴阳师也不恼,转身回到召唤阵边上捻着妖狐画好的咒符就念起了召唤诀。

召唤的过程妖狐其实已经看过很多遍了,只是这次生出了别样的期待。

毕竟咒符是他自己画的。

妖狐看着一群粉色的蝴蝶涌进蓝色的咒符之中,他屏住了呼吸。

待最后一只蝴蝶进到符里面以后,金色光芒就从符中散发出来,瞬间照亮了整个房间。

妖狐第一反应是难道是哪个有大长腿的小姐姐要来了吗第二反应是河童十兄弟手上的水球反射了金光真刺眼他们一个个捧着太阳似的——

等光芒散尽以后,妖狐先是看到一双黑色的翅膀,再往下是奶金色的头发,再往下是一张精致的小脸。

“吾名为大天狗。”

然后他听到他写着“命定之人”的符里召唤出来的人用脆生生的童音这么说道。

妖狐一瞬间连尾巴都僵硬了。

“果然最后一张符让你来画是对的,妖狐,所以这就是你的命......”晴明看着站在召唤阵正中央孩童模样的大天狗,欣慰地笑了,只是话都没说完,就被扑过来的妖狐一尾巴糊住了脸。

“命?”大天狗皱了皱眉,盯着眼前突然扑过来的妖狐,在和妖狐的眸子对上的时候呆愣了一下,忽地松开了眉头,不过一瞬间就恢复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

“命,命里有时终须有啊晴明大人,您终于把大妖召唤出来了呢!小生我很是欣慰啊。”妖狐打哈哈过去。

开什么玩笑,小生的命定之人怎么可能是男的呢。

而且这可是被称作神明的大天狗大人哦?

妖狐禁不住又多瞄了大天狗几眼。

嘛,虽然确实是个美人坯子啦......当然没小生好看。

“呼哈,所以妖狐你就负责带大天狗吧。”在妖狐发呆的时候晴明已经把自己的脸拔了出来并作出了重要讲话。

“哈?”

“怎么了?院里大部分式神都是你带大的,这回带大天狗肯定没问题吧?让络新妇带我不太放心。”

不不不问题可大了晴明大人,再说当时您把我丢给络新妇带怎么就没表现出不放心呢小生都差点被吃掉了好嘛。

这一刻妖狐想起了当时年幼的自己第一次和络新妇见面就被络新妇一句“哦呀这是男人的肉的香味吗”吓得炸了毛的恐惧。

妖狐满肚子槽都还没吐出就察觉到自己的袖子被拉了拉。

他低下头。

对上了一双浅蓝色的双眼。

那被称作神明的大天狗大人仰起头看着他,一张小脸没什么表情,然后妖狐听见他说,“请多多指教。”

“唉,没办法啊谁叫小生就是不能拒绝美人儿的请求呢。”妖狐打开了扇子摇了摇,盯着大天狗的脸看了片刻以后才这么说道。

“那河童十兄弟也......?”晴明指了指坐在墙边动作统一齐齐往这边望过来的河童们。

“免谈,晴明大人请您自己带。”说罢就拉起大天狗的手大步往室外走去。

还没走到门妖狐突然又停下来回头对晴明说:“还有请不要让他们接近鲤鱼精小姐!有了他们小生就不能接近鲤鱼精小姐了!小生才不要这样!!”

说完趁河童十兄弟没开始大合唱就拉着大天狗飞一般地走了。

离开召唤室没走几步妖狐就介绍起这院落的情况来。只是那介绍听起来没一句是正经的,每介绍一个地方都必定会介绍最常待在这个地方的女式神。就这样,大天狗一边面无表情地听着妖狐滔滔不绝的介绍,一边跟着他来到了院落里最大最老的那棵樱树下。

妖狐刚想接着介绍,结果一转身看到的是一张冷淡的小脸,怎么看都不像是对自己说的话有兴趣的模样。

“哎呀看来大天狗大人对小生的话没什么兴趣呢。果然还是让您自己到处逛逛比较好吗?”妖狐松开了牵着大天狗的手,一手叉腰一手用扇子遮住了半张脸,弯下腰看着大天狗。

“鲤鱼精?”

这没头没尾的问题问得妖狐一个呆愣。

大天狗看到妖狐没反应过来,抬手指了指樱树后方不远处的一片池塘。

“你还没介绍那边。”

“哦,确实......”听到大天狗的话,妖狐的耳朵支了起来,蓬松的尾巴摇了摇。

原来还是有听小生的话的呀,看来不是太难相处嘛。妖狐想着,心情也变好了。

于是他转身带着大天狗向池塘边走去,完全没注意身后大天狗正盯着自己蓬松的大尾巴不放,那双本来波澜不惊的浅蓝眸子亮了起来。

虽然牵着的手松开了有些遗憾......但尾巴看起来很好摸。

这个想法在大天狗的脑里面根深蒂固,导致他完全忽略了妖狐对于鲤鱼精呀椒图呀一众女式神的赞扬。


妖狐作为院中资历还算老的一员,带新来的式神这种事情自然是不在话下的。不过是大天狗来到这院里的第二天,妖狐就带着他到野外到处探索,回去之前还去大蛇那里溜达了几圈拿了些御魂回来。

大蛇被二十连突突趴下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懵逼的。

怎么这妖狐身边没有小姐姐都突得这么卖力?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该被突跪的还是得被突跪。

只要是跟在妖狐身边,还是孩童模样的大天狗几乎没有出手机会。

大天狗看着站在前方的妖狐不间断地朝敌人扔出风刃,摇了摇手上的团扇没有说话。

不过这样也好,大天狗这么想着。

他挺喜欢在这之后妖狐转过身来一脸“小生是不是超厉害快夸奖小生”的表情,那看起来很可爱。

大天狗的嘴勾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


跟着妖狐东奔西跑已经变成了大天狗的日常。因为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危险,所以妖狐给大天狗制造了一个“他是不会受伤”的错觉。

对,错觉。

在那一天来临的时候,大天狗就开始痛恨过得太安逸的自己来。


那一天晴明召集了一队趁手的式神,往御魂塔前进。

而像大天狗这样尚未能成为主要战斗力的式神自然是在院里留守。

他坐在樱花树的枝桠上闭目养神,樱花树下几个女式神闲谈的话语自然而然传到了他的耳中。

“晴明大人这是要攻略更上面一层的大蛇吧?上一次把她们都带出去是什么时候了?”

“肯定是的。已经很久没有看到络新妇、白狼、萤草几位姐姐一同合作了呐。平时她们都是分开带我们的呢。”

“希望晴明大人他们能够平安回来呀。”

“有萤草姐姐跟着肯定没问题的啦。”

“是呢!”

络新妇、白狼、萤草的战斗力怎么样,大天狗只是听说过没有亲眼见过所以不太清楚,但唯独妖狐,他的战斗力他是清楚的。

正如女式神们说的那样,他们会平安归来的。这么想着,大天狗在枝桠上就着暖暖的阳光迷迷糊糊地睡去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日落西山,而晴明他们刚好归来。

他在枝桠上看着一身狼狈、明显经过了一场恶斗的晴明和他的式神们走进院落里。大天狗的眼睛扫过去,先是络新妇,然后是白狼,然后是座敷童子......再然后是身上血腥味最浓重的妖狐抱着昏迷的萤草跨进了院子里。

大天狗看到妖狐一身伤痕、唯有半边脸裹着绷带做过紧急处理,觉得自己心跳骤停了。

在他要展翅飞到妖狐身边的时候,晴明他们已经被一众会治愈术的式神围住了。他只能远远地看着妖狐。

樱花妖要拉妖狐去治疗的时候他就算一身狼狈也不忙调笑樱花妖一下,虽然核心思想是要她先治疗萤草。樱花妖佯装生气地说了妖狐一句不正经,在接过萤草以后还是担心地看了他一眼,给了他一个简单的治疗术,勉强止住了还在渗血的伤口。

妖狐笑盈盈地目送着樱花妖离开,在她消失在自己视线范围内以后才放松下来,一瘸一拐地走到樱树边上坐下。坐下的时候还不慎扯到了伤口,痛得妖狐一个呲牙。

“哎呀这幅狼狈的样子就连小生自己都好久没见过了,今天遇上的真是强敌啊。”妖狐像是在自言自语。

尖尖的耳朵突然抖了抖,捕捉到了翅膀拍打的声音。下一瞬间,一个身影伴随着零散的黑羽落到了自己的身边。

“豁,大天狗大人您那是什么表情?小生今天可是打赢了哦。”妖狐打开到处都不离手的扇子,挡住了半边脸,垂下眼眸看着微微仰头看着自己的大天狗。

他敢保证,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大天狗脸上的表情这么生动。

像是在生气,又像是不甘心。

然后他听到大天狗坚定地说——

“待我长大,决不再让人伤你分毫。”

妖狐微微瞪大了双眼,一时间他那油嘴滑舌竟派不上用场。他看向大天狗的眼睛,他只看到那双浅蓝的眸子中映出了自己。

大天狗从来不说谎。

他确实也没有说谎的必要。

静默了片刻后,妖狐抬手轻轻弹了下大天狗的额头。

“好啊,”他笑得眯起了眼睛,“小生等您长大。”


TBC

等狗子长大你就要被吃掉了呀崽。

我家的崽确实是络新妇在带着(x

毕竟没有抽到狗子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