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夫人

(*/ω\*)开心就好

待我长大(中下)

惯例,OOC是我的。


第二天,妖狐终于明白了大天狗所说的“等吾”是什么意思。

仰头看着只是一个晚上没见就已经比他要高出一个头、容貌越发的英俊细致、周身气场更加淡漠的大天狗,妖狐的嘴巴张着,惊讶得连惯用不离手的折扇掉到地上都忘了捡。

“大,大天狗......大人?”

“正是。”大天狗微微点头。见妖狐还是没反应过来,于是弯腰捡起那把折扇,放到妖狐面前。

“这可真是......吓了小生一跳呢!”

明明昨晚见面还是那副少年的面容,大妖们都是长得这么快的吗?妖狐心想。

“折扇。”结果还没等妖狐开始细细打量大天狗的面容,大天狗倒是先平淡地开口了。妖狐这才注意到自己的折扇已经被大天狗捡起来了,正在对方手里等着自己去接过。

“哦,劳烦大天狗大人了。”妖狐伸手,刚握上扇柄将它从大天狗的手中抽离,手就被大天狗握住了。

那只闲时就执着团扇、战时轻抬就能扔出风袭肢解敌人、细长而骨节分明的手,如今正握着妖狐的手,拇指在手背上轻轻磨蹭着。

妖狐觉得有烫人的温度从两人接触的地方传来,激得他瞬间就将手抽了出来。

“小、小生还有要事,失陪了。”说罢妖狐“啪”地将折扇打开,遮住半张脸转身就跑走了。

昨晚被大天狗压倒的记忆又涌到了妖狐的脑里面,搭配刚才大天狗的举动,让他一张脸烧得通红。

被留在原地的大天狗也没有追上去,只是垂眸看着自己的手。

刚刚自己握住的那只手,在自己初到来乍的时候牵着自己在这院落四处逛,在外探索自己跟不上他的脚步的时候牵着自己一同前进。

大天狗浅笑。

如今他终于能够主动牵起他的手。


“妖狐,你躲在这里做什么?收拾收拾准备出发了。”晴明在屋子的某一个角落将缩成一团的妖狐揪了出来。被揪出来的狐狸明显被吓了一跳,尾巴上的毛都炸开了。他慌张地回头,发现是自己的主人并且没有旁人在时才松了口气。

“晴明大人?出发?去哪里?”

“嗯?我们不是决定好今天要去御魂塔么?”

“是喔。”妖狐想了想,确实是有这么一回事。

“萤草她们都在樱树下面等你呢,快点过来吧。”

“抱歉,小生现在就去。”

晴明看着晃了晃脑袋拍了拍脸,像是要把什么思绪从脑袋里面赶出去一样的妖狐,露出了一个高深的笑容。


一大早晴明路过仓库的时候被慌张的小帚神叫住,说是仓库里面存着的三色达摩被吃得七七八八,现场跟台风过境一样惨烈。

这事情还没开始处理,晴明就看到大天狗从房间里面出来。

大天狗朝晴明点了点头权当招呼,就径直离去了。

晴明看着那一夜之间长成成年体的大天狗,合起扇子在手心里轻拍了一下,心想犯案的人就是他没错了。于是他转身对管理仓库的小帚神说,大天狗会把昨天遗失的三色达摩尽数找回,不用担心。

说罢,晴明快步追上大天狗,让他参加今天的御魂塔高层突破。

见到大天狗微微皱起了眉头,晴明笑眯眯地补充了一句,妖狐也会去。

晴明当即就看到大天狗眉头松开并点了点头。

虽然被称作神明,但是触及到意中人的时候,还是和普通人没什么不同啊。

要不要告诉大天狗,当初召唤他用的符上面写着什么,和,是谁亲手写的呢?


妖狐觉得这次大蛇打得一点都不愉快。

看着遍体鳞伤的大蛇在漫天飞散的黑羽中倒下,妖狐觉得一点都不开心。

晴明大人您管管大天狗大人啊他把小生的出手机会都抢走了啦!!!小生还没突几下呢!!!

妖狐在心里面呐喊道,脸上倒是没有表现出什么来。

心中突然有了一种隔阂感。

源自于实力的差距。

这个念头一出现就制住了妖狐前进的脚步。察觉到身边人停顿的大天狗也停了下来,转身无言询问妖狐停顿的缘由。

“既然大天狗大人在没有小生带着的情况下变得这么强了,就是说您已经不需要小生了对吧。”

“刚好院里新来了些式神,余下的日子小生就改为带他们了。”

没等大天狗开口,妖狐就突然加快脚步从他身边走过。

那位淡漠的神明这次也没有挽留。


妖狐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生气。

不对,说到底自己到底为什么要生气。

以前带过那么多式神都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这种,好像要被丢下一样的感觉。

狐狸是非常怕寂寞的——所以他才要寻找自己的命定之人啊。

能够排解他的寂寞的,能够永远和他在一起,永远属于他的,命定之人。

当初自己画符的时候不过是一时玩心大起才在上面写上了自己一直追寻的“命定之人”,召唤的结果如何,他当初其实并没有太在意。

但召唤出来的居然是他——被称作为神明的妖怪,大天狗。

之后两人的相处时间让他变得有点期待。

然而刚才的一战就已经证实了两人实际的差距。

像他这样的大妖,怎么可能是自己的命定之人呢。

妖狐知道,既然不可能是自己的命定之人,还不如现在划好距离,免得到时候——

免得到时候,再次变得寂寞。

“这位漂亮的小姐姐,要和小生一同逛逛夜市吗?”妖狐眯起了金色的眼睛,露出了一个蛊惑人心的笑容,朝路过的人类少女伸出了手。


这回换妖狐深夜时分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微醺的妖狐打了个哈欠,在人类市集上和小姐姐们玩得尽兴的他打算换套衣服就睡觉。只是衣服刚刚解开到一半他就被拉进了一个有着淡淡樱花气息的怀抱里。

妖狐记得这是庭院中古樱的味道。

“!”

“脂粉的味道......”怀抱着他的手臂收紧,带着磁性的声音从他的尖耳朵一直渗入到他的心里。

妖狐认得这把声音。

“大,大天狗大人?!”

“看起来玩得很尽兴呢。”拥紧妖狐的大天狗低下了头,逐一嗅过妖狐的耳朵、头发、脸颊,嘴唇,最后大天狗用一只手托起妖狐的下巴,迫使他抬头直视他的双眼。

这时候遮挡着月亮的云朵被风推开,撒进院子里的金色光芒透过纸门照进了房间里面。

就着这月色,妖狐从大天狗的眼中看到了那即将要肆虐的暴风。


TBC

咿呀~

故事越写越长了(躺

那......下章各位系好安全带?

无牌司机准备发车并且准备120码过弯(X

惯例艾特太太 @放飞自我 

评论(6)

热度(73)

  1. 涉水吟訣—魚紅夫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