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夫人

(*/ω\*)开心就好

待我长大(中上)

惯例,OOC都是我的


自那日说了那样一番话以后,妖狐就没在院中见到过几次大天狗。

他早出晚归,甚至有时候连续出去好几天才回来。

妖狐坐在池塘边,一边和椒图聊天一边暗暗注意着屋子的动向,仿佛下一秒那个有着黑色翅膀的小身影会出现在走廊上似的。

“......”

“最近心不在焉的样子啊。”椒图看妖狐盯着屋中走廊出神,抬手用水蓝色的袖子掩嘴轻笑道。

“唔?才不是呢......椒图小姐不要取笑小生了。”妖狐啪地把扇子收回,把注意力从走廊上放回到椒图身上,笑眯眯道。

“是因为大天狗大人吗?”

“小生才没想他。”妖狐秒答,随即在椒图一副“我懂”的表情下移开了视线。

“确实大天狗大人最近总是频繁外出呢。我时常看到他深夜才回来。”椒图也看向池塘边通向里屋的走廊,轻声说。

“晴明大人明明是叫小生带他的,现在他这样小生完全带不了嘛,连人都找不着。”

“这么担心的话,不如你找天跟着他出去?”

“椒图小姐的眼睛老是这么锐利的话,小生会害怕得不敢再接近你的哟。”

“啊呀,如果是那样的话就真是太好了。”

笑着看着妖狐离开池塘边上,椒图最后看了一眼走廊就合起了蚌壳沉进了池塘底下。

说到底,椒图还是没告诉妖狐大天狗回来的时候身上是带着血味的。

不过这些还是让妖狐自己发现吧。

椒图抿嘴一笑。


虽然嘴上说着没有担心大天狗,妖狐还是打定了主意跟踪大天狗。

但是这主意很快就破灭了。原因无他,只因为妖狐没有一对强劲的翅膀。

那天妖狐在屋顶上等得昏昏欲睡,只为在这个绝佳的视角位置捕捉大天狗的身影,让他能够更好地跟上他的脚步。万万没想到他等来的只是即将升起的太阳、在空中飘零的黑羽和大天狗飞向远处的身影。

妖狐握着那几根黑羽,在屋顶上懵逼到了太阳升起。

吃过早饭以后,妖狐又摸出了早些时候自己拾到的黑羽。他平躺在自己的房间里,两指捻着那已经接近巴掌长的羽毛,看得出神。

“那小子的羽毛,原来有这么长吗?”

妖狐突然想起自己也许真的是太久没见到过那个总是一脸淡漠的孩子了。

“唉,儿大不中留啊。果然还是带小姐姐们有趣。小生不管啦!”妖狐“呼”地一下把羽毛吹起,看着它在房间中四处飞舞,然后翻了个身两眼一闭。

然而被烦恼困扰的妖狐并没有成功入睡。

不过侧躺了一小段时间,他就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决定晚上直接到大天狗的房间堵人去。

“小生就不信这样都找不着人。”


夜已深,大天狗轻手轻脚地在走廊上走着,力求不要惊动到已经入睡的同伴。

在经过妖狐的房间的时候他习惯性地停留了片刻,旋即又像怕被发现一样急冲冲地离开。

觉醒的材料还差一点,明天应该能够凑齐......这样就能变得更强......就能够......

大天狗想到自己心念的人,露出了不易察觉的笑容。

他默念着自己明天要做的事情,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

兴许是疲惫让他降低了警惕,他一时间竟没有发现房间中还有其他人。在他掩上房间的纸门的时候,一双灵巧的手就从后方缠上来抱住了他的腰。

“!”大天狗吓了一跳,下意识想要展开背后的鸦翼将袭击者弹开,却被对方抢占了先机。

先是一具温暖的躯体贴上了他的背脊。然后一个呼着温热气息的头颅顺势枕在了他的颈间,一把熟悉的、带着调笑意味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大天狗大人这么晚才回来,莫不是在外面看中了哪个可爱的小姐姐,玩得流连忘返了?”

“妖狐?”

感觉到自己的右腿正被什么毛茸茸蓬蓬松松的东西缠着,察觉到身后人身份的大天狗在下一瞬间就明白了那缠着自己腿的到底是什么。

大天狗呼吸一顿。

“小生为了见到大天狗大人您,可是花费了相当的功夫呐。”身后的狐狸说着,将头埋进了少年的颈间,细细嗅着。

“没有脂粉的味道?这闻着倒像是......血......?喂!您到底......”妖狐还没问完,大天狗就挣脱了他的禁锢,并一个转身将他推倒在了地板上。

“痛......!”妖狐觉得他的脑子有点跟不上这现实的发展了,只来得及痛呼一声,注意力随即就被压在自己身上的少年夺取了。

“还有些许......等吾回来!”那个将他推到在地的少年正双手撑在他脑袋边上,缓缓低下的头颅正在迅速拉近两人的距离。在妖狐还在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时候,大天狗却放开了他,站起身来拉开门又飞走了。

“???”躺在地上的妖狐被大天狗这一连串的动作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瞪大眼睛看着那个匆忙飞离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之中。

慢慢的,他回过神来,抬手捂住了脸,手掌掩盖之处一片潮红。

“什,什么啊......”妖狐小声道。

妖狐并不知道,急冲冲飞出去的大天狗亦和他一样。

脸色潮红。


TBC

没想到故事会变得这么长并且变得有发车的趋势(躺

即将告别少年形态的大天狗大人(x

 @放飞自我 

评论(4)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