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夫人

(*/ω\*)开心就好

冬盾 爱之诗

                                        15.On my way home

 

击杀目标后,冬兵惊愕地听到复仇者内线里Tony所说的话,他一抬头就看见钢铁侠抱着Steve在空中急速飞过,他就知道Steve出事了。冬兵被吓到了,他感觉自己的血液一瞬间凝固了,心跳似乎也随之停滞。他的大脑一片空白,然后第一次觉得不知所措。所幸这只是几秒之内的心理活动,冬兵很快就想清楚自己下一步该做的是什么。收拾到一半的武器他扔下不管了,赶忙回到地面翻身跳进跑车里面就开车。冬兵肯定是赶不上钢铁侠的飞行速度,但心中的担忧与焦虑让冬兵将油门踩尽,途中还冲了几个红灯,玩命似的往神盾局大厦赶。

虽然实际上用的时间并不多,但是当冬兵站在手术室外面、隔着玻璃看着里面的情况时,他觉得时间就像被静止了一样。他第一次看到Steve这么脆弱的姿态——脸色苍白,只能依靠氧气罩来呼吸,连那头平时烨烨生辉的金发此时都失去了光泽,预示着主人生命力的流失。这时候的Steve好像一只蝴蝶都能推倒的样子。冬兵的拳头握得很紧,在极度紧张的状态下全身都处于绷紧状态,似乎下一个瞬间他就会敲碎玻璃扑进去,冲到Steve的身边一样。

Natasha他们因为要指挥处理现场所以没有赶过来,和他一起在走廊里等待的就只有打开了面罩的Tony。他还穿着那身装甲,就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揉着自己的额头,频繁的抬起头看着玻璃窗内的情景,又低下头,最后他后脑勺靠在了墙壁上,闭上了眼睛。

 

纵使他们都不相信神,但此时此刻他们都祈求神迹的降临。

 

 

手术结束,当医生宣布Steve脱离危险并指示医务人员将其转移到单人病房时,大家都松了口气。现在Steve还躺在病床上睡着,虽然大家都很想去看望一下他,但看在冬兵守在Steve床边不打算再移动的架势以及“敢靠近就杀了你们”的眼神上,他们一致决定在Steve醒了之后再去探病。对此,Sam抱怨之前那明明是自己的位置。

 

“嗯......?”床上的金发男人轻轻呻吟了一声然后睁开了双眼,眨了眨,先入眼的是被风吹起的白色窗帘和下午晒进白色的房间里面的金黄色的阳光。然后鼻尖接触到了消毒水的味道,Steve一瞬间就知道自己躺在了神盾局大厦的病房里面。看来自己昏迷的时间还算不太长,身体只感觉到了一丁点的麻痹感。Steve想活动一下四肢,但是逐渐恢复的感官告诉他,有一只温热的手在握着他的手。循着温度传来的方向看过去,Steve看见了伏在床边睡着了却不忘握着他手的冬兵。头发是乱糟糟的,看来自己在昏迷的的时候他很混乱。

“......Buc...ky?”因为一段时间没有喝水,Steve感到喉咙有些干,说话的声音点沙哑,一开口Steve甚至控制不住咳嗽出来,这牵动了腹部的伤口,痛感让Steve“嘶——”的倒抽了口气。

这一系列动作成功惊醒了伏在一旁假寐的男人。

“....!Steve!!”冬兵看见自己的爱人已经睁开了眼睛,马上激动了起来。他握紧Steve的手,还想开口说些什么,但眼睛一瞄到Steve那因为缺水而干裂的嘴唇时,他马上伸手将放在柜台上的水杯拿过来——那杯水之前他喝过一口。考虑到Steve躺在床上不方便喝,冬兵于是自己抿了一小口,然后稍微抬起Steve的头亲了过去,用舌头将水渡了过去。就这样重复了几次,直到被子里面的水喝光。离开Steve的唇时,冬兵用湿润的舌头按着Steve的唇形舔舐了几圈,直到嘴唇有水的光泽,他才满意的坐了回去。

两人的手还是紧紧地交握着。

“我...睡了多久?”

“一天。”

“是吗。”Steve的嘴唇扯起了一个微笑的弧度,深呼吸了一下开口说,“那时候我听到了你的声音......”

“我本来能早一点来。”

“别自责,Bucky。那不是你的错。”感到握住自己的手的力度徒然加大,Steve看冬兵还有继续自责下去的趋势,急忙转移了话题:“除了这个,你不是应该还有其他要告诉我的吗?”

“?”

“你背了Bucky Barnes的资料的事情。”

“!”听到这句话,冬兵先是愣了愣,然后眼珠转了转,说,“你知道了?”

“我猜的。”Steve一脸“啊哈猜对了”的表情看着冬兵。

“......对不起,我......那时只是希望你不要这么难堪。”

“就说为什么你能将故事接得那么流利......”

“你......生气了?”

“嗯?我为什么要生气。”

“骗了你。”

“好吧,的确有点生气。”说着这句话的时候Steve观察着Bucky的脸部表情,看到他一瞬间慌乱了,Steve才将剩下的话补完,“但已经解气了。”

“Steve......”感觉自己被耍了冬兵觉得有点心塞,但本来就是他有错在先他也不好发作,只得扁起嘴巴委屈状看着Steve。见Steve笑得有点得意,冬兵决定出杀手锏——他怕现在不说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说了。起码他现在好不容易才鼓起了勇气。冬兵没想过要做一个普通人做的事是这么困难。他必须要说出来——

“Steve.”

“嗯?”

“I love you.”

“!”这回轮到Steve被噎住了。这是冬兵回到他身边来这么久,第一次听到他表明自己的心意。虽然之前两人已经做过很多次爱,但是“我爱你”这句话,两人一次都没对对方讲过。心意相通的感觉原来就是这么美妙——一直积压在心里面的压力全都消失了,剩下的就是浓稠的甜蜜感,让Steve不自觉地就笑了出来。

“......”

“Steve?”冬兵见Steve没有应答,有点不安。

“早就知道了,Jerk.”

“Punk.”

“背资料?”

“......Bucky就是我。”

“......”

“......I love you too.”喜悦和害羞令Steve的脸上布满红晕,为因为失血而苍白的脸带来血色。金色的睫毛扇了扇,似乎蕴含了整个宇宙的蓝色的眼睛就这样看着冬兵看。然后他看到冬兵靠了过来,吻上了Steve。

这个吻不带丝毫的情欲,只是心意互通的象征而已。

吻毕,冬兵拉起两人十指相扣的手抵在额头,对着Steve轻轻地笑了。

“我们搬回布鲁克林住?”

“嗯。”

有你在的地方,哪里都是家。

 

 

 

“唔——”Bucky站在一片白光之中扁起了嘴,一脸不爽的样子。

“喂,Bucky,还愣在这里干什么呢?走了。”突然背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他一脸不相信的表情转过头去。

穿着吊带裤、白衬衫,抱着画板的瘦弱金发青年正站在他不远处。

“知道了,Punk.”他的左手不知什么时候恢复了,现在他正穿着一身军装,在向青年踏出第一步的同时,他正了正歪掉的军帽。

“You jerk.”他笑了。

“去哪里?”穿着军装的青年亲密地搭上了瘦弱的青年的肩膀,明知故问。

“回家。”

 

END

谢谢看到现在的大家。

有你们的陪伴,我过了一个很愉快的暑假。我学会了很多新的事物,认识了很多新的小伙伴。

关于爱之诗这个名字我也没啥什么可以说了,我对冬盾爱得深沉。

接下来暑假结束我也就进入高三了,可能一年都不能看到大家了,但是脑洞我还是会继续造的,所以希望小伙伴不要unfo我哟QAQ

嗯,最后,非常感谢要购买《Somebody》的亲们,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出本,还是和小爱太太合作,有这么多人支持,真的非常非常高兴。

                                                                                                     红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