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夫人

(*/ω\*)开心就好

冬盾 Love Poem

                                              10Angel

午时十一点。

外卖吃腻了。

这是Steve拿起手机准备点开快餐店外卖的号码的第一个想法。仔细想了想,Steve放下了手机,最终决定还是自己动手。Steve的厨艺算不上是十分好,距离住在布鲁克林的那段贫穷的时光已经过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了。菜谱还在他的脑袋里面,手艺肯定已经生疏了,无论如何,Steve都要决定去试一试。

 

睡眠时间过长带给前任杀手先生的副作用除了头痛以外还导致他脚步虚浮,不过这并不妨碍他追寻着午餐的味道准确地找到Steve并从后背给了Steve一个熊抱。没有理睬被吓了一大跳的Steve,冬兵顺便在对方后颈上蹭了蹭。

充盈在鼻间的是一阵清新的柠檬味。

Steve用了他的沐浴露......

眯起眼,冬兵觉得很安心。

双手环着Steve的肩膀,冬兵向前探了探头,用鼻尖拱了拱Steve侧过来的脸,提醒Steve快给冬兵早安吻。这个动作搭配冬兵无表情的脸,怎么看怎么可爱,Steve不知道冬兵是什么时候学会这些可爱的小动作,也许是八点档肥皂剧看多了,也许是是在无意识下做出来。不论是哪种情况,这都意味着Bucky的心已经找回来了。

叫他Winter Soldier已经不适合了,或者可以叫他Summer Soldier?

别开玩笑这他妈太逗了。

察觉到Steve在和他接吻的时候分了神不知在想什么,于是冬兵在早安吻结束后立马索要了一个午安吻,速度快到Steve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结果就是Steve被冬兵吻到没有任何思考能力。Steve觉得在这样下去有擦枪走火之势,于是他拉过冬兵的手,把他带到餐桌前。冬兵也很配合,没有再对着Steve上下其手。

冬兵看到今天餐桌上的食物跟以往的都不同,没有那些油腻的快餐,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很清淡朴素的家常菜。冬兵眼前一亮,望向Steve的目光中带有惊奇。

“你做的?”

“嗯,今天难得有那个心情......已经是七十多年前的老食谱了,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

“你没告诉我你会做饭。”

“平时没有那个时间,再加上我对自己的厨艺不是太有信心,所以干脆就不告诉你了。”

“很好吃。”这是冬兵每道菜都尝过后给的总评价。平时冬兵对饮食就没多大的要求,作为一名杀手,饮食只要能维持正常的生命活动就可以了。在味道方面更是没有要求。但面前摆放着的菜,他吃起来却感到无比的熟悉。好像很久以前就吃过一样——对此,冬兵觉得自己给予的评价应该是“很好吃”。所谓美味的食物,就是指这些吧。

给完评价后的冬兵停止了进食的动作。也没有离开座位,只是用手将碟子推到了Steve面前,示意Steve将它们吃掉。

“你已经吃饱了?”

冬兵摇了摇头,说:“很好吃,所以要留给你吃。”

“......!”冬兵的这句话,将Steve脑海深处的记忆给调动了出来。当自己还是个瘦弱多病的小伙子的时候,Bucky为了Steve能吃得好一些,所以每每他们一起吃饭时,Bucky总将好吃的东西留到最后,然后以“吃饱了”做借口将碟子推到Steve面前。

所以这是冬兵潜意识的行为......无关记忆的缺失。

Bucky一直在他的身边。

想到这里,Steve的脸就红了,然后他露出了一个傻笑。冬兵看着他,不知他到底在笑什么。

 

(Spend all your time waiting for that second chance)

在收拾餐桌的时候,冬兵打开了收音机,然后拿起报纸坐在沙发上看了起来。这时候没有人说话,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只有柔和沉静的歌声和钢琴声回荡着,和从窗户外晒进来的略带刺眼的阳光融为一体,给这间公寓带来懒慵的气息。

(for a break that would make it okay)

报纸没看几行字,冬兵的注意力就被这首歌给吸引了,他觉得她好像在说着自己。

(There's always one reason to feel not good enough)

他又觉得困了。

(and it's hard at the end of the day)

把报纸扔在一旁,冬兵将放在沙发上的抱枕抱在怀里,然后就躺在沙发上,闭起眼细细地感受这首英文歌。

(I need some distraction oh beautiful release)

(memory seeps from my veins)

Steve洗碗盘子出来客厅以后,见到收音机还开着,但冬兵已经横卧在沙发上睡着了。

“又睡着了?”Steve走过去蹲在冬兵面前,伸手拨开遮住了冬兵的脸的几缕过长的刘海,有点疑惑地说道。睡在客厅会着凉,但是冬兵的床铺还没收拾好,Steve只能把冬兵抱到自己房间的床上。

(let me be empty and weightless and maybe I'll find some peace tonight)

一接触到Steve的床,冬兵马上就摆好单人睡眠专用姿势,微微蜷缩起了身体,然后沉沉睡下。

Steve抽出被冬兵压在身下的被子,盖在他身上。就像是对Steve的气味有特殊的感应一样,嗅到了到空气流动带过来的属于Steve的味道以后,冬兵就将脸埋在了被子里,还蹭了蹭。

    (in the arms of an angel )

    (fly away from here)

收音机还开着,不过离开房间的Steve并没有关掉它的打算。

(from this dark cold hotel room )

(and the endlessness that you fear)

(you're in the arms of the angel

(may you find some comfort here)

 

冬兵睡得很安稳,没有做梦。

只是醒来时,发现已经下午五点了。

晚上同样早早就睡着了。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几天。

 

“呐,Bucky,我们去Stark大厦找Bruce检查一下吧?”

“......担心?”

“嗯。”

冬兵对上Steve的眼睛,努力地眨了一下眼保持清醒。片刻,点了点头。

 

只不过是洗脑的副作用而已,冬兵想。但是被Steve这样牵着向前走的感觉不错,所以冬兵就假装自己的症状有点严重。此刻Steve正牵着冬兵走在复仇者大楼一层的走廊里面。还有几步就到达电梯了,但显然有人比他更早一步进了电梯、电梯门正准备关上。就在Steve想着要不要加快速度冲上去撑开电梯门的时候,电梯门再度打开了。

看来是电梯里面的人注意到了他们两个。

向那人道谢以后,Steve就在一边站好。冬兵先是抬眼环顾了一下电梯内的环境,确认安全以后才把头挨在Steve的肩膀上,闭起眼。

电梯快速上升着。

Steve这下才有空余时间看向电梯里面的第三个人。男子似乎和他们的目的地不太同——他是去顶楼,而他们则是去顶楼的下面一层。他是个体型修长的男性,手里拿着一纸袋的东西,像是食物。他穿着标准的黑色西装,有一头铂金色的短发。刚才他还注意到了对方的蓝色眼睛——和Steve的那种蓝色不同,对方的蓝色似乎幽幽闪着光,比起自然的蓝色那更像是从某种能源发光的颜色。Steve发誓他之前没有见过他,但却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似乎注意到Steve的视线,男子转过身来,对着Steve微微笑了笑。他打量了一下依靠在Steve的冬兵,突然开口说:“Captain,您是要带Mr.Barnes去找Dr.Banner吗?”

“为什么你会知道?”

“Dr.Banner现在正在顶楼,正和Sir呆在一起。”男子没有正面回答Steve的问题。

“你是......?”Steve觉得这声音很熟悉。这种彬彬有礼的英伦腔,在Steve认识的人里面就只有一个有。

“我是Jarvis,Tony Stark的AI管家,Captain.Sir给我制作了身体,我们是第一次以这种方式见面。”

“Captain,Mr.Barnes,下午好,欢迎来到Stark大厦。”

话音刚落,电梯就到达了顶层,中间没有任何停顿。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