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夫人

(*/ω\*)开心就好

冬盾 Love Poem

                                      9.With Memory

 

在Steve离开到关上门的前一刻为止,冬兵都还没完全进入睡眠状态。他的大脑是清醒的,在短短的几秒内他尝试过并成功将史密森尼博物馆的一部分介绍内容在心里面背诵出来。清醒只能维持到一小段时间,冬兵觉得自己的双眼非常的疲劳,单纯地睁开眼会觉得眼球十分干涩。所以冬兵只能维持着闭眼的状态来想接下来的对策——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想着想着就越来越困。

在Steve轻轻关上房门的那一刻起,冬兵就像得到了什么催眠的指示一样,完完全全地跌入到睡眠的深渊里面去。他最后记得的,是Steve的味道。

 

冬兵再一次睁开眼的时候,发现他并不是在Steve的房间里面。视觉比其他感官要更快的恢复——他耳朵听不见任何声音,他的鼻子闻不到任何味道,他的四肢完全不能动弹。依靠视觉,他看见了一节车厢,以及一只攀在车厢外的扶手的手——那大概是他的手,冬兵想。然后接下来的一幕让他瞪大了双眼。穿着作战服的Steve从车厢里探出身子来,伸出手,努力地想要抓住冬兵同时伸出去的手,但是很遗憾,两只手并没有交接在一起。

下一个瞬间,所有感官一下子都恢复了。所有的信息一下子挤进到冬兵的脑子里面。

耳朵听到列车行驶在轨道上的轰鸣声,鼻子嗅到了冰雪的味道,双手用力过度的疼痛感,下坠感,还有绝望感。

他在下坠着。这种感觉是如此的清晰,冬兵整个人由于重力的作用下穿透风,他感觉到背后上升的气流,它们将自己的头发逆向吹起,它们撩起了自己的衣领,它们划破了自己的脸,留下几道细微的血痕,它们没能托得起冬兵的身躯。冬兵不知道为什么一个梦能够做到这么逼真——冬兵知道自己置身于梦中。他没有感到一丝慌乱——倒不如说是带着看好戏的心情。他知道这是Bucky Barnes的记忆。冬兵一开始以为只要摔到地面上受个重伤然后这个梦就完结了,显然这种想法太天真了。

“Bucky——!!!”Steve撕心裂肺的呼唤声从列车上传来,由远及近,经过山谷的多重扩散传到了冬兵的耳朵里。冬兵瞪大了双眼,他感到了诧异。

他第一次听到Steve用这么绝望的语调说话,哪怕是在自己毫不留情地揍他的时候。在他心目中,Steve——Captain America应该是集希望于一身的人。这一点,从他天空一样包容的蓝眼睛里面就能清楚地看得出来,那里面盛有希望,他是绝望的绝缘体。

所以,那样充满绝望的声调,让冬兵感到了慌乱。

Steve不该——Steve不能绝望......冬兵向Steve的方向伸出了手,抓住的却是一片虚无。

 

然后他跌入了第二重梦境。

 

没有了失重感,只有从左手传来的剜心的痛。疼痛感就像一双手猛然捏住了冬兵的心脏,让他不得不单膝跪下调整呼吸,并且习惯性地用右手捂住自己的左臂以减轻痛感。他一度以为自己的左臂没有了,右手触碰到的金属触感告诉冬兵,他的左臂还在。冬兵环视了一下四周,看到的是一片黑暗,什么都没有。

“哟,你有一只很酷的手臂。”一把声音突然在自己面前传来,冬兵抬起头,看见的是一名穿着蓝色作战服的短发男人。他知道他——Steve口中的那个Bucky。

“......”冬兵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于是就保持沉默。

“我知道你一直在否认我。”对方没有理会冬兵的沉默,自顾自开口了。

“......我不是你。”

“就算你这么希望,很遗憾你就是我这是个无需质疑的事实。醒醒吧伙计,如果你不是我,那你为什么能够在梦中看见我。”Bucky摊了摊手,语气有点无奈,“别说是听我的故事听多了于是就梦见我了。”

“......”冬兵收起右手,悄悄地摸向后腰的匕首。

他什么也没摸到。

“喂喂难道你还真打算杀掉我啊,真是危险的想法。”Bucky皱起了好看的眉毛,用食指揉了揉太阳穴,接着说,“为什么未来的我会变成这么一个死脑筋啊?”

“你到底是什么。”

“我是Bucky——些许残存在这具身躯里面的意识,九头蛇洗脑的副作用。”

“......”

“别那样瞪着我,既然你能见到我,那就证明我就快要消失了。”Bucky扁了扁嘴,有点委屈地说。

“现在这句身体的控制权是你,我只不过是多余的一部分而已。其实我特地来见你,不过是想说,”Bucky说到这里叹了口气,“为什么你不认为我就是你呢?Bucky Barnes是Winter Soldier。”

Bucky Barnes 是Winter Soldier,多么简单的一个逆转关系。冬兵一直都执着于winter Solider是Bucky Barnes而忽视了逆转存在的合理性。

因为Bucky成为了Winter Soldier,所以Winter Soldier的本质就是Bucky。无论Winter Soldier的性格变成了什么,无论他做过什么事情,本质的东西都不会随之改变。

“再说你别以为你想起了以前的事情你就能变回我,哪有这么简单。那些属于我的记忆——我和Steve共同创造的记忆是独一无二的,更何况你想不起来,混蛋。”

“所以你要做的,就是和Steve去创造新记忆,属于你们的,独一无二的记忆。这就是你摆脱过去的Bucky阴影的方法。啧,都说了不要那样盯着我。啊该死我像在演独角戏一样——”

冬兵突然觉得过去的自己好烦,他闭起了双眼不想去看他。

但冬兵潜意识里觉得自己应该向他道谢。

然后冬兵感到自己的额头被弹了一下。他错愕地睁开眼,看见的不再是一片黑暗,而是一片亮光。Bucky逆着光看着他,苦笑了一下,说:“接受Bucky这个称号吧,然后陪着Steve走去更远的未来,我的时间到此为止了。”

冬兵这才注意到,Bucky没有左手。原来该是左手的地方只有沾满鲜血、被撕裂的布团。

嘴唇动了动,冬兵突然觉得自己要抓紧时间说些什么。但是光芒突然变得刺眼,冬兵不得不闭起双眼。

 

“Bucky?”

“嗯......?Steve......”听见了Steve的声音,冬兵睁开双眼。这次看到的是入睡前的景象,还是在Steve的房间里面。

“醒了?已经十二点了。”见冬兵还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Steve放轻力度拍了拍他的脸,让他清醒一下。

“我......Steve......我刚才梦到了......”冬兵望向Steve,用微弱的声音说道,

“嗯?什么?”

Steve一问,冬兵自己也懵了。他大脑里面一片空白。他只记得他做了梦,但是梦的内容是什么,他完全不记得了,他只知道自己好像解开了一个心结。

“没什么。”像以前一样,既然想不起来冬兵就不会强迫自己去想。

“哈?那就算了,既然醒了就快起床。”

“嗯。”

 

冬兵坐在床上,扶了扶因为睡得多而昏昏沉沉的头,看着Steve的身影,突然开口:“Steve。”

“?”Steve转过身来,疑惑地看着冬兵。

“我......”冬兵紧张地舔了舔唇——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紧张,“Bucky就是我。”

闻言,Steve的表情由一瞬间的惊讶转变为喜悦。

“早就知道了,你这混蛋。”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