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夫人

(*/ω\*)开心就好

冬盾 Love Poem

                                  6.Fear of the power

 

一个月后,冬兵在神盾局接到第一个任务:夺取盖亚生物科技公司研发中的药物并销毁研究所。研发这种药物的研究室位于东西伯利亚的针叶林带中心中一个废弃的工厂内。

某种意义上来说,在神盾局的所有特工之中,冬兵最适合这个任务了。以前在西伯利亚接受过特殊训练的他不惧怕严寒,在雪地上作战,冬兵会是带给全体敌人恶魔的角色。

一开始Fury在做完任务风险评估以后,为这个任务配置了4个特工,也就是这个药物夺取任务其实是要五人小组完成的。冬兵知道以后,对Fury说:“我不保证他们能够和我一起活着回来。我一个人就够了。”

Fury听懂了这句话中暗含的意思:“他们可能会死在我的手下,人多碍事。”

既然冬兵本人这么说了,身为局长的Fury也不好说些什么。现在神盾局正缺人手,冬兵不需要也正好可以调去其他任务里。

所以Fury默许了。

 

螺旋桨的轰鸣声一直回响在耳边,冬兵一个人蜷缩在直升机机舱的角落里,闭目回忆着之前阅读过的所有关于这个任务的资料。

他对“药物”这个词的感觉很微妙。似乎是憎恨,又似乎是喜爱。药物会控制他的思维,让他的身体痛苦。冬兵隐约还记得,在自己身体的抗药性培养出来以前,每天做十几种药物实验,还要时刻保持清醒以供研究员记录数据。冰冷感和火灼感同时在一具身体里面蔓延,搅动着自己的感官,撕裂着自己的神经。但最后他们都会注射解药,在两种感觉平息了以后,他就满头冷汗,大口喘息着,歪头就昏迷了。

冬兵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清楚地记得这些,也许是身体的记忆联系在了一起。能记得这个冬兵还是有点高兴的,他想起的不是Bucky Barnes的事情,而是自己的事情。

但是“药物”给他带来了Steve.这算得上是超时空的礼物。当年的超级战士血清让Steve的身体变得异常强壮,远离了诸多的疾病,然后一路走来,来到了自己的面前。

这是天赐的礼物。冬兵一直都这样认为。

 

在脑里面最后过了一次任务地点的地图,直升机的驾驶员就告知冬兵到达任务地点了。直升机着陆在离研究所一段距离外的雪地上。他现在用的还是之前在Hydra里面的装备,除了护目镜和面罩是新的以外(样子也和之前的差不多),其他都是冬兵自己惯用的。按顺序确认了随身装备的齐全以后,冬兵戴上面罩,拉下护目镜,打开舱门就跳下了飞机。

双脚触碰到地面以后发出了碾压雪粒的“嘎吱”声。呼吸了一口冷冽的空气,冬兵觉得一股熟悉的力量正从心脏涌去四肢百骸。

那是只有在雪地上才会出现的特殊力量。

双手握了握拳,冬兵觉得自己彻底兴奋起来了。这一瞬间让他闻到了血腥的味道。在面罩下舔了舔唇,冬兵按照脑海里的地图向着研究所出发。

 

不知道这算不算好运,在冬兵进入针叶林树林没多久以后,天突然就阴沉下来,之后暴风雪就来了。大风刮过高低不平的雪地,扬起地面的雪粒形成白色的,像雾气一样大范围的视觉障碍物。如果裸眼去看眼前的景象的话,大概就是黑和白一分为二的世界了。

什么是黑?什么是白?

冬兵不想去细分。这种问题对于一个职业杀手来说,太过困难了。

 

“这种鬼地方真的会有人来袭击嘛。”

“有这种可能,说不定呢。”

“该死我不想呆在这种鬼地方了——!又冷又安静!还时不时会有狼出现。”

“别抱怨了,看在完成委托后可以拿到的报酬份上,闭嘴乖乖干活吧!”

“啧,看在一个小时换一班,老子就忍了。”

“那边情况怎么样?”

“安全。”

 

那是一个私人佣兵团,人数应该不过三十。

冬兵站在树干后面整整观察了半个小时,掌握了巡逻路线,顺便从巡逻的人口中得知了换班时间。因为废弃的工厂不太大,在外围巡逻的人也不多。冬兵也在针叶林里面围绕着工厂转了一圈,也见到有巡逻的佣兵。不过和工厂外围的巡逻佣兵不同,他们有固定的移动范围。

不管他们也可以。但是以防留有后患,冬兵觉得必须要除掉他们来保证逃脱路线的畅通无阻。在暴风雪的影响下,能见度很低。这时候,比起用枪械,用匕首暗杀是个很好的选择。将Gerber MK II反逆握在手中,慢慢地向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在针叶林里巡逻的佣兵靠近。暴风雪不但为遮蔽视线带来的便利,为隐藏声响也同样带来了便利。在这种双重优势下,那名佣兵甚至不知道冬兵在接近。

暗杀对于一个高阶暗杀者来说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就像喝水一样简单。在潜行到那名佣兵的背后以后,冬兵用左手捂住了他的嘴巴,以防目标发出惨叫引来其它佣兵的注意,然后反逆握着匕首的右手马上就给他的右颈划了一刀。动脉被割断,血也随之喷射出来。放开手,冬兵用左手拉着佣兵的后领,慢慢将他放下,在确保他完全死透的同时,也防止了重物砸在雪地上发出的声响。

用这种方法冬兵快速把在树林里面佣兵都清理掉,然后就算好工厂外围的巡逻兵出现的时间伏在远处用狙击枪将棋解决掉。其中一名在被子弹打爆脑袋之前还不经意转向了这边,结果就是被正中脑门,后退一步倚在破砖墙上缓缓地滑了下去,拉下了宽宽的血痕,就像用刷子随便垂直地刷了一把红油漆一样。另外一个就没这样的待遇了,子弹穿过他的太阳穴,他是侧着身子倒下的。

这样巡逻兵就清理完毕了。

他的目标,就在工厂里面。

 

虽然是叫研究所,但其实内部并不是十分复杂,大概是建在废弃工厂里面的关系,内部属于那种在任何一个角度都能看清全貌的结构。有一个坏处是,不可以实施暗杀,因为一个倒下就会引起一群的注意。先前清理巡逻兵的时候冬兵顺势用狙击枪观察了一下玻璃窗里面的情况,加上自己的推测,冬兵觉得里面大概有四五个佣兵是固定不动的。

现在有两条路可走。第一是在稍远处的树林引爆炸弹,将里面的佣兵吸引走。第二是直接冲进去,直接杀死。他的目标是夺取药物,理论上走第一条路会比较快。但是设想到有可能安排研究员携带人员从地下通道逃走,这样会导致冬兵任务失败。

还是直接杀进去好。简单粗暴也不失是一个好办法。Fury给他任务的时候说过一句话:“你可以用任何方法完成任务。”

也就是说重要的是结果,不是过程。

 

侵入的方法很简单,一脚踹开生锈的铁门,用SIG—Sauer P226迅速逐个对准并击杀,连同研究人员一起,在这途中冬兵很巧妙地避开了所有试管。冬兵留一个做活口,其余都死在了冬兵的枪下。

太弱了。

活下来的那个也不太好,除了被吓得脸色发白以外,还被冬兵折断了一条手臂。在拿到和任务书中描述一致的药品以后,冬兵用左手给了那个研究员一拳,正中面门,再在心脏补了两枪。

得到了药物以后,接下来就是销毁研究所。换上一直背在背上的蝎式冲锋枪,以冬兵自己所站的位置做圆心,对所有研究器械、书籍进行扫射。放倒在墙角的汽油桶,让汽油漫遍室内,冬兵就走了出去,对着汽油来了一枪,整个工厂霎时就变成了火海。

这下,除了黑和白,就还有红了。

 

分清黑白有什么意义呢。

只要有Steve在身边的话,是黑是白都没关系。

爱情会让一把利刃变钝,会导致无法发挥其真正的力量。

但只要有Steve在身边的话,冬兵这把利刃就会变得越来越锋利。

爱情使人迟钝,守护令人强大。

回到直升机上,冬兵依然坐在那个角落。将那管药物放置在神盾局的专用箱子里面以后冬兵就不再管了。反正任务已经完成,他现在只想快点回去见Steve.

他想拥抱Steve,他想亲吻Steve,他想触摸Steve......

 

他 想 和 他 做 爱。

 

这个念头一出现,冬兵就硬了。


评论(4)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