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夫人

(*/ω\*)开心就好

冬盾 Love Poem

                                       5.Love Story

 

    “Bucky,我觉得我们应该要再去一趟神盾局。”

    “不去。”

    “别拒绝得那么快!神盾局那边有更加精良的医疗设备,对恢复记忆应该有帮助。”

    “Ha,你就不怕他们趁着这个机会将我洗一遍脑?”

    “他们不会这么做的!”

    “那你说说你被神盾局骗过多少遍了?”

    “呃......那要不我们去Stark大厦?我的朋友应该可以帮到你。顺便也护理一下你的金属手?”

    “那个女人也在?”

    “哪个?”

    “Natasha.”

    “在啊,你有事情要找她?”

    “嗯。”

    “是急事吗?要不要我帮你联络一下她?”

    “不用,只是私人恩怨。”

    “这句话怎么好像在哪里听过?”

    “你想多了。”

 

这是两人前往Stark大厦前的一段对话。这时候冬兵已经通过了神盾局的“面试”,正式成为神盾局的超级特工。这就意味着冬兵不再是“黑户”,出门不用再遮遮掩掩——起码见到住在附近的神盾局特工冬兵都不需要用金属手秒速放倒对方。尽管取得了身份,局长Fury还是决定要先观察冬兵一个月。Steve作为监护人,这一个月内和冬兵一样无须执行任何任务。换句话来说,Steve只要好好陪着冬兵,不让他惹出麻烦就好了。

在这段时间里冬兵将自己外出的次数控制到最低,过着Steve的家——神盾局两点一线的生活。去神盾局的次数也不多,冬兵觉得那里的怨气太重了。

看着冬兵一脸我不高兴我不想去的表情,Steve只能抱了抱冬兵以作安慰了。

 

“Sir,Captain进入大厦了,带着一个身份尚不明确的人。”

“What?马上辨认。”

“Sir,根据神盾局的资料辨析出对方是James Buchanan Barnes,Captain的友人。目前称号为Winter Soldier. ”

“什么?!老冰棍还真的找到了另外一条老冰棍?Jarvis,预防万一,帮我准备好战甲谢谢。”

“Yes,Sir.”

 

 “早上好,Tony。”

“早啊。”Tony朝着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用还没沾上糖粉的左手招呼道。右手又捏起了一个甜甜圈,放在口中咬了一口,Tony口齿不清的说,“带着你的男朋友来是有什么事吗?”

“我想让你帮Bucky护理一下他的金属手,呃,或者升升级什么的。Bruce在吗?关于恢复Bucky的记忆这件事,我想跟他聊聊。”

听到涉及自己专业范围的东西,Tony吹了声口哨以示感兴趣。两三口把手上剩余的甜甜圈吃完,Tony拍拍手上的糖粉,还没下咽的甜甜圈鼓在腮帮里,说,“Bruce在楼下的实验室。现在跟我来吧,老冰棍的男朋友。”转过身,Tony就带路走向实验室。

松鼠,冬兵想。

甩了甩手,然后握了握拳。机械校准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吓得Tony愣了愣。

“喂喂Jarvis,我要穿战甲来帮他护理吗?”

“Sir,我想不需要的。Barnes先生应该可以很好地控制自己,只要您不做出格的事情。”

“什么叫出格的事情?”

“请别装傻,Sir.不过只要您需要,MK42就会马上到你的身边。您的安全是最重要的。”

“唔,谢谢了Jarvis.”

“Always for you,Sir.还有,Sir您的脸上沾了糖粉。”

Tony听到后,用手背胡乱地擦了擦脸,说:“Hm,Jarvis,我得把制造仿生体的日期提前。”

“已记录。”

“Thank you,Sir.”

 

“Bucky,跟着Tony进去吧,应该不用花多少时间的。Tony在这方面是天才,相信他吧。我要去下一层找Bruce,如果你比我早的话,就在这里等我吧。”

“如果你不想呆在这里,可以先回去——Bucky?”

“我会等你的。”

“嗯。那等下见吧。”Steve拍了拍冬兵的右肩膀,看着冬兵那乖巧的模样,笑了。

冬兵点了点头,看着Steve的身影消失在闭上的电梯门内,才转身走进Tony的实验室。

 

“要恢复记忆?那要看他到底被洗了多少次脑。一般来说,洗脑超过一定次数,以前的记忆就会呈粉碎状。也许一瞬间会想起简短的片段,但这些片段基本是不能串起来的。如果你想帮他恢复记忆,那你试着帮他把以前的记忆连接在一起如何?比如,当他说出几个关键词的时候,你看可不可以把这几个关键词之中隐藏的故事找出来。”

“你的意思是......让我讲故事给他听?”

“是的。关于你和Bucky Barnes之间的故事。呵呵,我也去参观过史密森尼博物馆,你们以前大部分时间都是呆在一起过的吧。所以他的记忆碎片你应该会很熟悉才对。”

“嗯,那是......我最珍惜的一段时光。”

“你先去试试吧,Cap.说不定有效果呢。”

“谢谢你了,Bruce.”

“不客气,有什么新情况的话,可以来这里找我。”Bruce推了推眼镜,笑得一脸的温和。Steve也报以一个温暖的笑容。

 

“哟鹿仔,又见面了。你坐在这里的意思是你已经被驯服了吗?”

“Natasha.”本来坐在沙发上做沉思状的冬兵听到这带有讥讽意味的句子以后,就马上反应出来者是谁。

“为什么要吻Steve.”

“要把你引出来,不下点猛药怎么行。”

“下次不准。”

“啧啧啧瞧这护食的狼。既然你乖乖回到Cap身边了,我也没下手机会了吧。”Natasha甩了甩她那头红色的头发坐在冬兵的对面,翘起了腿。

“......”冬兵一脸不答应就杀了你的神情。

“OK.我答应你。”Natasha摊了摊手,表示投降。

“不过作为交换,你得保护好Steve。要是你再让航母上的事情发生一次的话,我就杀了你。”

“不会再发生那种事了。”

“哼。”

Steve从楼下回到楼上时,就看见冬兵和Natasha聊得“其乐融融”,不禁觉得有些许欣慰。

“早上好,Nat.”

“Cap.”Natasha向Steve点了点头,权当问好。而冬兵注意到Steve回来了以后,就立马站起来,向Steve走去。

“回去了。”

“咦?你不是有事情要找Natasha吗?”

“聊完了。”

“哦——那下次见,Nat.我们就先回去了。”

“OK.Bye~”善解人意的红发特工点头道。

 

“你的金属手——”

“他叫我过几天再过来。”

“那太好了Bucky!你的手......”Steve也不知道自己刚才在高兴什么。说着说着声音就低下去了,显然是想到了些什么的东西。

冬兵也察觉到了这一点。

“Steve,手变成这样不是你的错。”

“Bucky你有想起了什么吗?”听到冬兵的话,Steve一脸惊喜地抬起头。

“......呃,嗯。”

对着那一双又惊又喜,带着满满的希望又似乎收纳了天上的所有星星的天空蓝的眼眸,冬兵实在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说出自己把James Buchanan Barnes的生平背了下来这件事。这不是他的记忆,冬兵想。零碎的记忆无法证明些什么,他只是这份记忆的旁观者。

他不是Bucky,而是Winter Soldier.

但是,如果说出事实的话,会让那份希望熄灭吧。冬兵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看到那双眼眸染上阴沉的颜色,为此撒谎也是值得的。

Steve是光,给予冬兵温暖的同时,引领者冬兵在黑暗中前进。

 

在回去的路上,Steve给他说了些他们以前的故事。

关于Steve和Bucky的故事。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