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夫人

(*/ω\*)开心就好

冬盾 Love Poem

                                     3.Life is a struggle

 

冬兵再一次地吻上了Steve的唇。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一个男人的嘴唇会如此美味。又甜蜜又柔软,在这之前他一定是吃过什么甜点才回来,糖果啊甜甜圈啊之类的。

“呼哈,Bucky——Buck、别,唔。”刚分开换了一口气,嘴唇又马上被对方的捉住。

为什么这家伙没有记忆但吻技还是该死的好?

Steve迷迷糊糊地想。

当对方终于愿意停下来的时候,对方松开手,啪地一下开了客厅的电灯。看着满脸潮红眼神迷离的Steve,冬兵挑起了他的下巴,然后用拇指轻轻抚摸那沾着水光的红唇,低声说:“太没有防备心了。如果今晚我是来杀你的话,你刚才已经没命了。”

“呼——你不会的。”平复呼吸的Steve直直的看着冬兵那双灰蓝色的眼睛,认真地说道。语气之中附有百分百的信任。

而这百分之百的信任让冬兵觉得很满意。

“哼。”冬兵这才完全放开了Steve,像房子的主人一样向客厅中央的沙发走去。在坐下之前,冬兵看了一眼Steve,示意他过来。而Steve顺着视线看过去,这才注意到冬兵此时正穿着他那套厚实的制服,装备在身上的枪械样样齐全。身旁的茶几上正放着一大盒已经开封了的牛奶,他记得那盒牛奶是他今天早上才买回来的。

因为Steve的公寓里只有一张沙发,所以两个人只能并排坐着的。待Steve走过去坐定,两人的对话才算开始。

冬兵决定先发制人。

“今天那个女人吻你的时候,为什么你不推开她。”

“等等为什么你会知道?!”这对于Steve来说真是一枚重磅炸弹。

“从你们路过美国队长故居开始,我就一直跟着你们。”然后冬兵将他们逛过的店铺的名称从街头到街尾全部数了出来。同时,连Steve当时手上拿着多少袋东西他也知道。

Steve听完后表示,今天他真的受到了两次惊吓。

难怪Natasha一直在回头望,原来她早就知道冬兵在跟着他们。也难怪刚才离开Stark大厦的时候,Natasha在自己耳边笑着说了句,“Winter is coming.”

这见鬼的原来一开始就被策划好了。

“为什么不推开她。”见Steve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冬兵又再问了一次,只不过这次的语气不善。

“我不知道——我那时还没反应过来。Nat只是我的朋友。”

“啧。”

“这么说来、你,你刚才为什么吻我。”还吻了三次。想起刚才嘴唇的感觉到的柔软触感,舌头的纠缠,冬兵的味道,略长的头发扫在脖颈上的瘙痒感,还有环在腰上的机械臂的力度,Steve的脸又不争气地红了,而且红得似乎要出烟的样子。

“消毒。You are mine.”冬兵说这句话的时候用灰蓝色的眼睛很认真地盯着Steve看。他觉得脸红的Steve可爱极了,这让他有把他摁在沙发上吻的冲动。反正现在他们的距离这么近——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在他感受到Steve的气息开始,身体就不由自主地动了,到后来根本就是不能停下,消毒只是其中一个理由。

自己一定是被他的笑容洗了脑。

“既然你今天一直跟着我们的话,为什么不来找我?”

“太显眼,而且会和那个女人起不必要的冲突。”

言下之意就是想揍她不过他忍住了。冬兵一时间陷入了沉默,然后回想起了Natasha向他吐舌那件事。

算你有种。

“你之前去了哪里?”见Bucky说完后沉默了,Steve就开始发问了。

“一直呆在纽约,哪里都没去。”

“......那时我大脑一片混乱,没想起些什么。”

“那现在呢?见到我了以后?有想到什么吗?”

冬兵咬咬牙,然后摇了摇头。

“是吗......”Steve听到这句话以后低下了头,极为痛苦地闭起了眼,思绪飘回了雪花纷飞列车在雪山上呼啸而过的那一天,眼前再一次出现自己没有握住Bucky的手,导致他从列车上掉下去的情景。那是Steve一生的恶梦,连时间都无法解开的心结。

“我去了那个博物馆,那里满满都是你。我还以为在那里我能想起些什么,最起码知道我是谁。”

冬兵抬起头,仰望着天花板,深吸了一口气,说:“但在里面,我发现我除了Winter Soldier以外就谁也不是。不是博物馆里介绍的那个James Buchanan Barnes,也不是你口中的那个Bucky。”

“不!你就是Bucky!”听到冬兵自我否认的话以后Steve急忙抬起头来反驳他。

“你就是Bucky.......”

“为什么?”又来了。冬兵一直都不知道Steve到底在坚持些什么,为什么如此执着地将Winter Soldier与Bucky Barnes划上等于号。和他们在神盾局的航母上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一样,他一直执着地叫自己Bucky。

Bucky这个称呼到底包含了多少感情,冬兵觉得自己暂时还没法理解。

“无论他变成了什么摸样,我都能一眼认出来。”Steve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毫不犹豫地说。

就像Bucky能够迅速找到Steve一样。

“我连生存的意义都找不到。我没有义务再为Hydra那帮蠢货卖命。”

“那留在我身边吧,Bucky。生存的意义,我们一起去找,好吗?”像是怕冬兵会离开一样,Steve几乎用上了祈求的语气。

“我......”

你没有任何理由拒绝不是吗?Soldier.

心底里响起了一把不知道是谁的声音。

一瞬间冬兵瞳孔收缩,晃了晃神。当对上了Steve那双清澈的蓝眼睛以后,冬兵就不自觉地点了点头。像着了魔一样。

然后回过神来,他差点被Steve的笑容闪瞎眼。

 

当然对话最终以冬兵同意留在Steve身边为结束。

这都是为了恢复以前的记忆,冬兵想,才不是不由自主地想留下来。

 

见时间也不早了,给冬兵安排睡的地方以后Steve决定自己也要去休息了,避免影响第二天的活动。

“嗯?”站起来时顺手拿起茶几上的牛奶盒打算放回冰箱,却发现盒子已经空了,牛奶一滴不剩。Steve回头看着冬兵,冬兵也抬头看着Steve,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一脸无辜。

“等你回来的时候渴了。拿杯子太麻烦。”

冬兵想了想,又说:“下次不要买草莓味的。”

 

看来冰箱里存放的两盒牛奶已经惨遭了毒手。

 

看见Steve一脸“我一口都还没喝过”的表情,冬兵说了一句:“下次会留一口给你。”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