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夫人

(*/ω\*)开心就好

冬盾 Love Poem

                                      1.Winter is coming

自从上次航母坠毁事件过去了几个星期以后,Steve做了一个决定。他打算搬回布鲁克林那栋小房子里去。反正神盾局大厦还在重建中,他搬回去以前的屋子住也没什么问题吧,Steve想。

而且,他觉得如果呆在布鲁克林的话,见到Bucky的机会会比呆在纽约更大一些。

Steve始终相信Bucky会回来。

 

即使Steve已经习惯了现代生活,但在每次走进Tony的实验室的时候他都依然像个好奇宝宝一样在里面左望右望。

“Welcome,Captain.”一如既往地,拥有纯正英国口音的AI管家为Steve打开了实验室的门,并礼貌地问了个好。

“Tony,关于我搬回去布鲁克林的那件事......”在说这句话之前,Steve总是习惯性地回头看了眼自动关闭的门,同时还不忘低声和Jarvis道了谢。

“Ohohoh,stop stop stop.”Steve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抬起双手做暂停状的Tony给打断了,而Tony甚至还没从一堆机械中抬起头。

“Sir,恕我直言,您这样和Captain对话很不礼貌。”

听到自己的管家这么说道,Tony才从机械堆里探出头来,盯着队长看。当然,在这之前他还不忘瞪了自己的管家一眼。揉了揉太阳穴,闭起了眼缓解了一下有些疲劳的眼睛,Tony问:“Javris?这是老冰棍第几次来说这件事了?”

“Sir,根据记录,这是这个月的第五次。”

Tony皱起了眉头,交叉他的双臂,本来有满嘴讥讽的话语要说,但在对上Steve那坚定的蓝眸以后,这些话都统统噎在了喉咙里。最后Tony放下了手,叹了口气,说:“Hey Captain,都说了,不让你回布鲁克林是因为从你的安全角度去考虑......”

“谢谢你,Tony。但美国队长不惧怕任何事。”

“Humm,美国队长不惧怕任何事,的确。那Steve Rogers呢?”

“说实在,我不认为上次你和冬兵在神盾局的航母上分手——哦不,我是说打架的时候,是以美国队长的身份。”Tony咂了咂嘴,转过身用占着机油的手去摸放在工作台上的那杯咖啡,抿了一口,然后接着说,“你对冬兵说的的话啊做的行为啊——尽管我没看到但我Tony这么机智,猜也猜得出来。包括你所挨的大半部分的揍,都是以Steve Rogers的身份承受的吧。”

“换句话来说,上次你大难不死,但谁都不能保证下一次还有没有这么幸运。你明白吗老冰棍——啧,虽然不太情愿,但这句话我还是要说。”

“我们不能失去你,Steve。”

说这句话的时候,Tony正眨着他那双棕色的大眼睛盯着Steve看,但很快又移开了视线。

    

     看着Steve的背影,Tony放下咖啡杯,自言自语道:

“Jarvis,老冰棍他是个笨蛋不是吗。看他的眼神他根本就不打算放弃。”

“Sir,对于这件事我不给予评价。但我觉得Sir您也一样。”

“......有胆你再说一遍。”

 

Natasha总是抢先在任何人之前获得必要情报,这让她做任何事都显得游刃有余。比如说现在,她手持双枪,与同样手持双枪的冬兵对峙着,就在布鲁克林Steve的家里。

空气像凝固了一般,似乎只要其中一人有一丝轻微的动作,都将会诱发一场恶斗。

刚才一进门引发对峙以前迅速地环视过室内的环境,她发现这间本应该没有任何人居住的“美国队长故居”居然有人生活过的痕迹。那么很明显,眼前这个男人,在这里生活过一段时间。

“So......”Natasha歪了歪头,嘴角上翘,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既然都是有关Captain的,我们不妨坐下来谈谈?”说着这句话的时候抬头示意一旁的桌子。

冬兵用一秒时间衡量了一下利害关系,点了点头,同意了Natasha的建议。同时放下了手枪,在坐下之前冬兵还警惕地掀开一角窗帘看了看窗外,确保没有其它特工埋伏在外。既然对方的到来和他的mission有关,那就不妨先听完对方要说的话......若是对方突然发难的话,这个距离冬兵确信自己有足够的时间迅速击毙对方。作个风险评估,最恶劣的情况不过是肩膀中弹。

“放心吧,我一个人来。”看出了冬兵的警惕,Natasha解释道。也不期望对方会相信,Natasha继续说了下去,“Hey 放松点,soldier.关于Captain America,你能想起多少?或者说,关于Steve Rogers.”

“Captain America......是我的任务......Steve Rogers,那个站在James Buchanan Barnes身旁笑得很好看的男人。”冬兵皱起眉头想了想,回忆起之前在博物馆里看到的关于Captain America的资料,和两人有着灿烂笑容的那段短片,Steve Rogers和James Buchanan Barnes。

只要看一眼,就明白那家伙就是他的任务口中所说的Bucky没错。因为冬兵自己也觉得很吃惊,因为那家伙居然和自己长得一摸一样,难怪他的任务会认错人。

忽略那个惹人厌的身影,冬兵发现自己的视线一对上Steve的笑容以后,就再也挪不开了。

所以冬兵自认为,“笑得很好看的男人”这个结论下得一点错都没有。但这句话在Natasha听来就不一样了。

难道Captain对所有叫Bucky的有奇妙的吸引力?Natasha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I know him.”这次冬兵是毫不犹豫地说出了这句话。不像上一次,没有迟疑,没有“But”。

“好吧,我不管你到底记起了多少,或者说你根本什么都没想起来,接下来的事情才是重点:希望你能回到Steve身边去。”

思考了一阵子,冬兵用沙哑着声音说:“为什么?”

“他需要你。”

Natasha曾跟着冬兵学习过一段时间,因此她知道和冬兵交涉最好说重点。说废话不但会浪费时间还一定几率被揍——当然这得看冬兵的心情。虽然Natasha当年跟着冬兵时没挨过训练以外的打,但她看过因为废话太多而被冬兵打的。

良久,冬兵说:“我知道了。”然后做了一个送客的手势。

“你最好快一点做出决定。Captain已经下定决心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你给找出来了。”

“顺便说一句,Captain执意要搬回来这里住。”

“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布鲁克林来的那个傻小子做下的决定没人能够改变。”这是Natasha离开前留给冬兵的话。

冬兵只是点了点头,在她离开后沉默地走到窗边把窗帘拉上。

冬兵从不打算让任何人左右自己的思想。在Hydra时是一个例外。

这次,也是例外。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