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夫人

(*/ω\*)开心就好

关于隔壁本丸是我挚友的本丸这件事(九)

和  @锶  的日常 我的角度

OOC都是我的

指路靠着隔壁家活击婶欧起来的花丸婶(六)


九、婶婶去哪


“哎......?”

听到狐之助的话,刀剑男士们停下了手上的工作,齐齐望向一脸严肃的狐之助。

“突然之间为什么......”

“关于这个......瑞殿下也什么都没说。只是刚才突然收到了她的信息......情况似乎危急到没时间回到本丸和诸位说明情况就出发了。因此她把本丸和各位暂时性地托付个锶殿下,关于这点,各位没有异议吧?”

事发突然,锶也是方圆百里唯一一个能够信任的审神者,刀剑男士们也只能点头表示没有异议。

“小姑娘啊......”三日月微微抬头,看着本来的晴空万里慢慢变天,皱起了眉头,呢喃道。

“喂三日月,你是知道些什么的吧?”察觉到三日月的动作,鹤丸感觉到了一些违和感。

“哈哈哈,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呢?”三日月收回视线,蕴含新月的眸子直直地看向鹤丸琥珀色的双眼。

“关于主人的外勤的事情啊!”

“......关于这个,我觉得你才是最清楚的那个不是吗?毕竟在那边,待在小姑娘身边最长时间的并不是我,而是你才对啊,鹤。”

“为什么反而是你一星半点的记忆都没有留存呢?”

“你在说什么......”

“不过,毕竟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事情......中间有什么差错也很正常呢。”

三日月摇了摇头。

“嘛,事情就是这样。具体问题还是等小姑娘回来的时候再问吧。老爷爷我就先回到房间里去了。”

“主人大人......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呢?”五虎退扯了扯一期的衣服,有点不安地问。

“主人应该很快就会回来的。大家就耐心等一下吧。”一期抬手摸了摸这个腼腆的弟弟的头,安慰道。

“嗯......”

“总而言之,在锶殿下过来之前,我们先继续日常的工作吧。”山姥切如此提议道。

“只能这样了。”

“希望主人能平安归来。”石切丸和太郎决定为审神者祈祷。


就这样,一天,两天,三天......日子一天天过去,审神者还是没有回来。

“好想念主人大人啊......”小短刀们日常聚在一起,聊得最多的就是这个话题。

“锶大人,有什么方法可以联系到主公大人吗?拜托嘛......”今剑蹦到了锶的面前,抬头撒娇道。

“呃,方法确实是有。但是不知道瑞她有没有空.....”

“呐!告诉主公大人我们很想她的话,她会提前回来吗?”今剑抱住了锶,把头埋在了她的怀里,闷声问道。

“可能吧。我等会儿联系她试试?”

“真的吗!谢谢锶大人!”

“没事!我该带队去出阵了,如果联系得上的话就告诉你们哦!”

“好~”小短刀们乖乖回答。


于是还在打狗粮的我收到了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联络。

“......确实离开得有点久了。暂且先回去一趟吧。”我算了算时间,决定短暂地离开一下。

“抱歉,我有点累了,先在房间里休息一下。”我对团员们这么说着,然后啪嗒一声锁上了房门。

身上穿着龙骑士职业专用的蓝色盔甲,溅在上面的血也来不及擦掉,打开传送门就急急忙忙往另外一个世界赶去。

所以说在不同的世界穿越是件很麻烦的事情,这次的出口没有设置好,一出去就发现自己在距离自己本丸两条街开外的位置,只能跑回自己本丸了。

和盔甲同材质的鞋子踏在泥土的地面上,大部分噪音被吸收了。然而还是抵不过夜深人静,盔甲碰撞传出的清脆声响还是传遍了一条街。

快要接近本丸的大门的时候,意外地发现有一票人站在门口。

并且随着我的接近警惕起来的那种。

喂喂,那不是我的二队吗?

说实在他们这么认真如临大敌的样子,我没什么机会见到。

这时候我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喂喂喂你们干嘛,那是瑞瑞啊!”

穿着巫女服的娇小女性从全武装的刀剑们中挤出来,慌张地拦住了他们,等我走近了之后掏出手帕给我擦了擦脸上被溅到的血。

“?????????”我看到他们明显地都懵逼了。

也是呢,毕竟我穿成这样他们也是第一次见。

“瑞瑞你吓到你家的崽啦,血都不擦一下。”

二队的各位凑近一看,面前穿着盔甲的女性确实是自己的主人。

“啊......赶回来太匆忙没留意,下次我会注意的。”我摸了摸自己的脸,不小心把更多的血抹在了脸上。

本来我想着顺便进去看看小短刀们,但想到自己满身血就作罢了。转身和挚友交代了接下来的工作,我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决定回去了。

直到我跑远,二队们似乎都还没完全反应过来。

下次再好好地和他们说明吧。

我想。

关于另外一个世界的事情,关于三日月宗近和鹤丸的事情。


TBC

涉及到碧蓝幻想的联动活动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