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夫人

(*/ω\*)开心就好

打开新页 关于隔壁本丸是我挚友的本丸这件事(七)

和  @锶  的日常 我的角度

OOC都是我的

指路靠着隔壁家活击婶欧起来的花丸婶(七)


七、还是你最重要


不知不觉我已经当了一个半月的审神者了。在这个世界有趣的事情发生了很多,让人无奈的事情也发生了很多。

悲喜参半悲喜参半。

果然这就是到哪里都不能改变的,所谓人生的东西啊。

——看着倒计时上标着的地狱130和300,我脸无表情的把拳头弄得咔吧咔吧响。

自从大上周锻了个江雪和虎彻,我就没从锻刀室见到过新的刀。

所有玄学公式都已经试过了,依然没有奇效。我看了看身后接近贫困线的资源数量,决定以后锻刀都用ALL350的公式了。

果然对我这种非洲人来说,与其锻刀还不如捡刀。

离开锻刀室回房间的途中,和坐在廊下喝茶的莺丸打了个招呼,我在心里更加坚定了捡刀更实用这个道理。

莺丸是大上周被第二部队带回来的。他的到来让我四花部队编成计划获得了大成功——但也只是编成看看罢了,后来还是让他们分散回到各自应该待的部队。

毕竟等级差也太严重了。

接近满级的源氏兄弟、江雪、一期和鹤丸,一级的莺丸......

怎么看都是没法起飞的队伍。

但说到起飞的话,果然就是我在筹建中的极短部队吧。到现在已经极化了四个人了,等完成这次战扩活动就能极化第五个人了。到底选谁好呢?

我一边在廊上慢慢走,一边思考这件事情。

“说起来明天是小乌丸的限锻呢......”走着走着,我突然想起了还有限锻这么一个活动。

“算了吧反正我又锻不出来。”

我手一摊,回到房间开始了今天的工作布置。

“嗯......这次战扩活动有物吉贞宗呢。上次没有捡到这次就努力一下看看能不能把他带回来吧。决定了,先让极短部队去一趟市中吧。”

我自言自语道。再三思考,我把出阵命令交给了狐之助。


“好了!今天审神者的工作完成了!”我等狐之助走了之后,突然拍案而起。

“去找挚友玩吧!”



“呼哇最近我家光忠都不在本丸都吃不上光忠做的菜了。”在隔壁本丸心满意足地饱餐了一顿,我感叹着说。

“真意外呢,你竟然会让你家光忠去远征。”

“才不是——他快满级了,所以就让他出阵了。估计过两天回来的话就满级了吧。”

“卧槽,这速度。第二部队都满级了吗。”

“快了。还没全满。最近都没有新人过来嘛,出阵就相对集中了。”

“不愧是活击婶。”

“不敢当。”

“这次的战扩活动我要认真参加了。上次除了不动行光和鹤丸之外什么都没捡到感觉损失了一百个亿呢......而且这次有物吉贞宗。”

“安心啦,肯定会捡到物吉的。我见到别的审神者很容易就捡到了,你也一定可以的。”

“希望能被戳成筛子前把物吉带回来啊......这样就可以回到市中安全地带了。”

我叹息。

“瑞殿下!有人找你!”刚才为了把甜品拿过来而短暂离开了一下的光忠突然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一开门视线直接就投到了我身上。

“找我?鹤丸吗?我不是说了我自己回去就可以......”

“不是,不是鹤丸殿下。”光忠深吸了一口气,稍微稳定了一下情绪之后说:

“是三日月殿下。”

“......我家没有三日月啊。你在说什么......”

“哈哈哈,小姑娘真是比老爷爷我还要健忘呢。我好不容易从骑空艇上下来,你就不认得我了吗?”


啪嗒。


我和我挚友手上拿着的筷子同时掉在了桌子上。

一时间整个空间鸦雀无声。

直到五虎退和今剑从三日月身后一左一右探出身来,大喊了一声“主公大人”,然后齐齐扑倒我怀里,我才勉强回过神来。

“主公大人!我们在市中把三日月带回来了哦!”

“想、想要夸奖,请摸摸我......”

我看了看笑眯眯的三日月宗近,然后低头看了看怀里眼神写满期待的五虎退和今剑,再看看一旁眼都直了的挚友。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终于接受了“三日月宗近来到了我的本丸”这个事实。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终于不用去5-4疯人院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卧槽?!?!?!?!?!?!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是我成为审神者之后情绪最炸裂的一次。

然后是我挚友濒临崩溃的声音。


“好难受,让我哭一会儿。”挚友一脸泣不成声的表情,把头埋在了一旁的小狐丸的怀里。

“姬君,至少回到房间再......”

“我也要嘛!也要嘛!要嘛!嘛!!!!!!!!!”

“姬君,小狐的头发要被你揪掉啦......冷静一点。”

理智烧断了十秒钟,就接回去了。

然后我感觉不妙。

我知道我挚友作为审神者最大的心愿是得到三日月宗近。只可惜天意弄人,就任审神者两百多天她都还没有迎接到属于她的三日月宗近。

惨了惨了,不是要绝交了吧。

我突然觉得有点虚。

“如果你先出了爷爷的话,我绝对会心态爆炸的!”她曾经这么说到。

我摸了摸怀里今剑和五虎退的头,然后对小狐丸说:“抱歉我先回去一趟......”

语气都低了几个调。

“好的。瑞殿下先回去吧,姬君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吧。”小狐丸赞同地点了点头。


“于是,综上所述,这是我们本丸的新人,三日月宗近......”

把老爷爷带回本丸之后,我简单的做了个介绍。

“嘛......就是这样啦。大家要好好相处哦,我先回房间了。”

“主人心情不太好呢。是在隔壁本丸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不知道啊......”

“三日月你知道吗?毕竟你刚才就在隔壁。”

三日月宗近眯起了眼睛,看着我离开的方向笑而不语。

片刻,他才慢悠悠地说:“这是属于小姑娘的试炼......到底她会怎么选择呢?哈哈哈。”

“哦对了。”这时候我又突然折返。

“今天极短部队们都做得非常好,有什么想要买的话尽管提出来,改天我会去买的。”

“谢谢主公大人!”极短几个小孩子听到奖赏的内容马上兴奋得脸红扑扑,就连成熟的药研都忍不住说了一句:“出手阔绰啊大将。”


回到房间,房门一关,我就像死鱼一样瘫在了地板上。

道歉的方法像弹幕一样在脑里过了很多遍,最终确定能行得通的只有一种。

于是我一个鲤鱼打挺起身,深吸了一口气,一鼓作气再次造访隔壁本丸。


“还在生气吗?”

“????????”

“没有啊。”这回倒是轮到挚友一脸懵逼。

“我还想说如果你生气了的话我就......”后半句话我没有说出口,但是挚友已经懂了我的意思。

“别别别,爷爷来了不可以这样的。我会难受的。”

“毕竟......你比较重要。”

“才不会因为这种事情生你的气啦!!!”

“不然就没得去你家蹭爷爷了。”


我叹了一口气。


TBC

战扩第一天在市中捡到了爷爷

这里设定这个爷爷是我碧蓝幻想那里的爷爷(联动活动送SSR三日月宗近),所以他知道我在碧蓝那边的事情。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