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夫人

(*/ω\*)开心就好

关于隔壁本丸是我挚友的本丸这件事(六)

和  @锶  的日常 我的角度

OOC都是我的

指路靠着隔壁家活击婶欧起来的花丸婶(三)



六、脱衣服吗?毒奶吗?锻刀嘛。


自从那天晚上我帮挚友加班刷钥匙后,我们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每当她有事情的时候我总能去帮她刷钥匙,天天带着她家一队跑探索图,而她也在晚上帮我日常练级,两个人相互串门,玩得不亦乐乎 。

这几天的主要工作就是刷钥匙,开箱子。

我和挚友开箱子的模式略有不同。她是每一页都随机开一些,我则是地图式搜索,从第一页开始开完一页接着一页,一个都不放过。

过了几天,我在第十页开出了传说中的千子村正——

“huhuhuhu,我叫千子村正。没错,就是被叫做妖刀那个村正哟。huhuhuhu......”

哇这一听就很哲♂学的自我介绍。

“huhuhu......你就是我的主人吗?huhu,要脱吗?”眼前的奶紫色头发的妖艳壮汉下一句台词的画风果然并没有辜负我的预想......并且手上的动作与台词一同进行。

等等。

你说啥我今天没戴眼镜听不清楚???

下一秒,江雪左文字高大的身子就挡在了我的面前。

“眼不见为净。请村正阁下不要再继续脱衣服了。主上请暂且不要从在下背后出来。”

江雪竟然一口气说了三句话。

“huhuhu我明白了......不过来日方长。”村正低沉的嗓音和台词让我觉得鸡皮疙瘩。

草草交代几句话我就以要去隔壁带队为理由逃也似地从本丸出去了,临走前还用力抱了一下偶尔路过的蜻蛉切。

我真的超级不擅长应对像村正那样的人。


真 的 超 级 不 擅 长 。


然后又过了好几天。

我例行帮挚友搜刮了一大堆的钥匙。看着数量可观的数量,我就想着不如帮她开一下箱子吧——

然后。

“huhuhuhu,我叫千子村正。没错,就是被叫做妖刀那个村正哟。huhuhuhu......”

“huhuhu......你就是我的主人吗?huhu,要脱吗?”一样的台词一样的妖艳。

“不是,不脱,再见。”

我看了看箱子的页数,发现这次是第七页。正好是挚友开完的一前一后而没开的中间——

“终于来了!来了!来了!”在外归来的挚友看到站在房间里的村正,兴奋地叫出了声。

“看来他特别想在你面前脱衣服啊!”

我听着她的话,露出了一个非常和善的笑容。


在之后又过了好几天风平浪静的日子。

风平浪静到我在和挚友聊天的时候又无意识地毒奶了一大口。

“我觉得啊,你肯定会在带我家刀的队的时候捡到弟弟丸的。”

“等等,你住口。”

“来不及了,我已经说出来了。”我抿了一口煎茶。

然后?然后真的在她带队的时候出了一个弟弟丸咯。

不过可惜所有权是属于我的本丸的。

“你别抱着我家的膝丸不放啊你自己去捡一个啦!”

“捡不到啊!!”

“去揍检非啊!”

“揍了啊!!”

这样无意义的对话也是日常的小趣味。

“你!你太欧了!快过来给我锻刀!!”挚友突然话风一转。

“锻刀?我锻刀不欧啊。我家大部分都是捡回来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不管你先跟我回家。”

然后我又临时接管了挚友的本丸。


“你随便拿去锻刀吧,反正我对锻刀失望了,就算是狐球做近侍都没出过超三小时的。”站在锻刀室一箱箱资源前,挚友对我说。

看到面前堆积如山的资源,说不心动是假的。

“真的吗?!材料随便用?” 

“对。” 

“加速符呢。” 

“随便用,反正有两百多个。” 

“我就喜欢这么豪爽的人。”然后就埋头专心锻刀去了 。

“嗯——公式啊——就ALL350吧。顺便做做实验看看ALL350能不能弄出四小时的来好了嘿嘿。”然后我就把材料交给了刀匠。

然后刀匠越是锻,我看刀匠的眼神越是可怕。

在我想着是不是差不多该把刀匠也塞进炉子里面的时候,炉子上出现了一个倒计时——

3:19:59。

我一看嘿呀成了,探头对在室外的挚友说:“出了一个320诶,不知道是谁,我用加速符看看。”

“……………………卧槽???”

符纸一塞,倒计时的时间就像流水一般迅速归零。

这回随着花瓣出现的男子有一头雪色长发。

“是江雪!你家左文字三兄弟终于团聚啦。”

“卧槽!!!!!!居然是江雪!!!!!瑞瑞我爱你!!!!!希望你能把一期茶和爷爷都带来我家!” 

“一期还有可能,茶和爷爷不行啦!”  我说。

毕竟我搞了这么多天都没有弄出过四小时,我上哪儿给你把爷爷弄出来。

我摇了摇头。


看了眼还有剩的材料,又看了眼拉着江雪的手去见其他兄弟的挚友,我做了一个决定。


那就是把她的资源全部用完。


然后啥都没出。


TBC

三篇连更我终于赶上挚友的进度了(呕血

有可爱的小天使推荐狐球的公式吗?

或者有可爱的小天使愿意奶我一口出狐球吗(哭唧唧

评论(10)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