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夫人

(*/ω\*)开心就好

关于隔壁本丸是我挚友的本丸这件事(二)

和  @锶  的日常 我的角度

OOC都是我的

其实我的一章对应她的一个日常 所以其实这个是 她第一章的日常3 指路不太方便大家就直接戳她主页看就好啦


二、一期一振这个男人很魔性


被一期一振教育了。


我正座在一期一振前,听着他有些严厉的言辞。好歹在现世已经活了二十多个年头,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被拎着教训了。我有些无措地往一边坐着的山姥切看去,他轻轻摇了摇头。

“......主人,您有在听我说吗!”注意到我走神的一期一振语气又加重了一点。

“嗯,在听呢。”我老实地点了点头。

“如果您能把我刚才说的话记住都记住那就再好不过了。”

“......一期,果然是哥哥的设定呢。”

“?”

“没什么,只是想到了在现世的哥哥。”我歪头想了一下,补充道,“我就说为什么看见一期和鹤丸会有奇怪的亲切感,我的哥哥的性格完全就是你们性格各取一半嘛。”

“又调皮又爱操心。说教起来烦死了。”

“主人啊......”

“但奇怪的是每次我都会听到最后。”

“血缘大概就是这种东西吧?”

听到我说的话,一期大概想起了自己的弟弟们,表情变得温和了起来。

“关于炫耀这件事......是我欠缺考虑了。”

一期满意地点了点头,伸出了手,似乎是想要摸摸我的头。

“?”

“啊、失礼了......”意识到面前的不是自己的弟弟之一,一期一振迅速将手抽回。

“呼姆。今天很晚了,也该休息了呢。”我看了看窗外饱满的金月,对在场的两位说,“山姥切你带一期去房间吧。”

山姥切点了点头,站了起来准备领路。


“啊对了一期。”

我叫住了刚给我道了晚安的一期一振。

“欢迎来到我的本丸,之后也请多多指教了。晚安,山姥切也是。”


“没想到主人还有个哥哥啊。”

一期一振和山姥切没走多久,披着一身月光的鹤丸就从窗外翻了进来。

“你是偷听专业户吗鹤丸同志。”

“哎呀~我在想要是主人被一期一振训得太惨的话,就出手相救的。”

“你就是想偷听嘛。”

鹤丸笑眯眯没有再说话。那个笑容看得我背后一凉。

“刚才我听到一些很有趣的话呢。嗯——比如说,主人的哥哥的性格的问题?”

“对啊......等等你想做什么。”我自认为我刚才的话题没有什么爆点,然而我确实是小瞧了鹤丸其人创造爆点的能力。

在朦胧的月色下,一身白衣的他弯下了腰凑到了我的脸前,挑起了我的下巴。

过近的距离让我得以看清他带着笑意的鎏金色眼瞳。突然和异性如此近距离接触让我今天第二次不知所措,有点不适地后退了一点。

“不喊一声哥哥来听听吗?”

“......”

我还以为你想干啥呢原来就是想套路我吗我是不会上当的呵呵哒。

“你知道我是怎么称呼我哥的吗?”

“不是‘哥哥’吗?”

“不,是‘傻子’。所以如果你也想被我喊傻子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喊给你听。”我微笑道。

我是不会告诉鹤丸我哥也喊我傻子的。

看着恶作剧没有成功的鹤丸嘟着嘴放开我,我久违地感受到了恶作剧得逞的快感。


“说起来啊主人,关于炫耀那件事啊。”

“不会吧竟然鹤丸大人又要亲自来教育我。”我作惊呼状。

“不是......我说,一期摆明是被吓到了所以生气了吧。”

“是的呢,我也这么觉得。”

我们小声逼逼道。


以上就是我就任审神者第一天发生的小插曲。在我以为日后也会如此平淡地过下去的时候,事实告诉我并没有这么简单。

要问为什么的话......作为第一部队队长出阵的一期一振开始了疯狂捡刀。

石切丸?捡的。

烛台切光忠?捡的。

御手杵?捡的。

蜻蛉切?捡的。

江雪左文字?捡的。

还有各种各样的短刀打刀太刀,各种各样。

他甚至把自己都捡回来了。

不过两天,我的本丸就迅速热闹了起来,明明两天前这里仅仅只有个位数的刀和一个人一只狐狸。

一期一振这个效率吓得我拿着的笔都掉了。

吓得日常来串门的我挚友伴手礼都掉了。

“嗯......他们都是一期带队捡的,对,不是我自己锻的啦......你别晃了,捡的是我家一期,你要晃晃他去。呕。”

“我家一期真的超能干。”我补充了这么一句话,在整个本丸甚至是隔壁本丸面前夸了他一句。

“承蒙夸奖,感激不尽。”听到我的夸奖,一期正正经经地道了谢。只不过从他脸上完全没有掩饰的笑意,我感觉到他是非常高兴的。


“所以其实一期还是很想被炫耀的。”

“就是就是。”

事后我又和鹤丸小声逼逼了起来。


我没有告诉挚友的是,一期其实非常不愿意帮我锻刀。

每次看到我拿材料,他总会说:“是要锻刀吗......不,我没有什么怨言。”

没怨言就不要老是让刀匠锻出一小时三十分的刀啊一期哥哥。

我长叹了一口气。


不过无论怎么样,他开心就好了。


做人嘛,最紧要开心不是吗。


TBC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