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夫人

(*/ω\*)开心就好

关于隔壁本丸是我挚友的本丸这件事(一)

看着很有趣所以就写了

和 @锶 的日常 我的角度

OOC都是我的

指路 靠着隔壁家活击婶欧起来的花丸婶(一)


我知道我在现世的挚友是一名资历深的审神者。难得在现世见面的时候她会给我讲很多关于她自己本丸的事情。

因此我对“本丸”“刀剑”算是有了一点基础的了解,但也只是停留在非常基础的层面上的了解。

“我觉得我是不可能成为审神者的啦——”我还记得那时候自己这么和挚友说过。


然后我在机缘巧合之下成为了一名随处可见的审神者。

我的本丸还在我挚友的本丸隔壁。

现实真是特别喜欢给我打了一巴掌之后赏我一颗糖吃啊。

但是糖再甜都治愈不了我被打肿的脸。

我摇了摇头,跟着狐之助和我的初始刀山姥切国广一同踏进了一座全新的、完完全全属于我的本丸——


我的审神者物语就此开始了。


一、好的开头从一口毒奶开始

在我搬进本丸的第一天下午,我的挚友就带着伴手礼和她的近侍小狐丸前来拜访了。

讲实在,我对毛茸茸的东西真的毫无抵抗力。

从挚友进门到坐下准备吃点心的一段时间里面,我都一直盯着她家的小狐丸不放,盯到他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稍微别过头有点躲闪地对着我说:

“唔......姬君的挚友大人,请问可以不要一直盯着小狐看吗?还是说小狐脸上有什么东西没擦掉呢?”

“抱歉失礼了。”其实我盯着的是你蓬松的毛发——我把这句话咽下喉咙。

虽然说是两位审神者在交流,但归根到底都是两个女孩子的聊天时间,近侍们在室内没坐多久就自觉地去了本丸别处地方溜达了。


“所以说那么辛苦锻刀是为什么呢,不如官方送。我是非洲人啊肯定锻不到什么。”看着官方扶助计划赠送的两位太刀的背影,我不禁吐露出了在脑里面想了一下午的想法。

说到非洲人这件事,因为有前车之鉴,我怕是已经被血统鉴定了。

所谓的前车之鉴,即是在说我在成为审神者之前是某处的一名随手召唤河童九命猫的阴阳师这件事。

顺便一提,我的挚友也是阴阳师,随手召唤辉夜姬花鸟卷酒吞那种。

因此,对于都是类似召唤的工作,我是打从心底做好了脸黑到卸任的准备的了。

所以我平静地抿了一口绿茶,平静地道出了这样一句话。末了还重复了一遍。

“我是非洲人啊肯定锻不到什么。 ”

“嘛啊,这不是刚开始吗,先别想那么多了。我还是先给你讲讲当审神者要注意的事项吧......”

然后我挚友就给我科普了整整一个下午。

怎么说呢我挚友超级认真这一点真的是超级可爱。


絮絮叨叨讲到黄昏时段,在她家近侍的催促下她才结束这个大连续科普话题。

和小狐丸一同回来的鹤丸看我精神恍惚的仿佛肝了三天三夜狗粮没睡觉的样子,蹲下用手指捏了一下我的脸,嘴里说着“吓到了”然后往我嘴里塞了一个从厨房顺手拿来的糯米团子。

“那,下次见啦。如果发生了什么事的话一定要告诉我哟。”

“嗯我知道啦。”我站在本丸门口挥手和挚友道别,回头就看到看我的眼神意味深长的鹤丸。

“有什么事情吗?”

“主人以前好像做过很多有趣的工作啊,那个......骑空团,团长?”

“......算是吧?”说好的带隔壁家的小狐丸去溜达结果这么不是几乎偷听了全部吗鹤丸同志。

“那主人是不是很强?”

“嗯——如果不是有次元限制这种东西的存在的话,大概吧。”

“有多强?”

“我一剑下去你可能会死。”

“哇哦真是吓到我了。”


在完成审神者基础工作之后已经到了晚上很晚的时候了。我看了眼仓库的资源,掂量掂量了份量就决定再锻一次刀。

反正第二天有新手礼包补助,资源用光也不打紧。

公式?随便啦——

我这么想着,看着刀匠将我随便配出来的材料扔到炉子里面去,然后上面显示了一个倒计时——

三小时二十分钟。

“哎?好像有很厉害的人来了,总之先来张加速符。”

看着倒计时瞬间归零,我久违的有点儿紧张。


“我是一期一振,出自栗田口吉光之手唯一的太刀,藤四郎们都是我的弟弟。”

和花瓣一同出现的男人穿着军服,有一头罕见的水色短发和温柔又礼貌的笑容。

一期一振。

我知道这个名字。

在我还没当上审神者的时候,我挚友曾在现世跟我哀嚎了很久。

“我超喜欢一期尼的啦为什么我还没锻到他!”

我和站在我身旁的鹤丸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拉着一期的手就往隔壁本丸走去。


“卧槽!!!!!!!这特么不是我一直没出来的一期尼吗!!!!”

挚友的惊呼声仿佛能把万年樱的花都震落。

她两手按上我的肩膀,晃了起来,严刑逼供我锻出一期一振的细节。

“我真的,什么都,布叽岛。”

如果不是小狐丸和鹤丸同时把挚友和我拉开的话,估摸着我就要在隔壁本丸被摇断气了。


事后回到本丸,被一期一振教育了。

“炫耀是一件非常不可取的事情,主人。”

我才知道自己竟然无意识向我的挚友炫耀了。


TBC

骑空团团长是指碧蓝幻想的主角

其实还是迦勒底御主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