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夫人

(*/ω\*)开心就好

挚友帮我捡了后藤
我用她捡的后藤捡到了博多
大阪城毕业。

捡到爷爷的11天以后终于捡到了狐球
心心念念的狐球嘤嘤嘤

关于隔壁本丸是我挚友的本丸这件事(九)

和  @锶  的日常 我的角度

OOC都是我的

指路靠着隔壁家活击婶欧起来的花丸婶(六)


九、婶婶去哪


“哎......?”

听到狐之助的话,刀剑男士们停下了手上的工作,齐齐望向一脸严肃的狐之助。

“突然之间为什么......”

“关于这个......瑞殿下也什么都没说。只是刚才突然收到了她的信息......情况似乎危急到没时间回到本丸和诸位说明情况就出发了。因此她把本丸和各位暂时性地托付个锶殿下,关于这点,各位没有异议吧?”

事发突然,锶也是方圆百里唯一一个能够信任的审神者,刀剑男士们也只能点头表示没有异议。

“小姑娘啊......”三日月微微抬头,看着本来的晴空万里慢慢变天,皱起了眉头,呢喃道。

“喂三日月,你是知道些什么的吧?”察觉到三日月的动作,鹤丸感觉到了一些违和感。

“哈哈哈,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呢?”三日月收回视线,蕴含新月的眸子直直地看向鹤丸琥珀色的双眼。

“关于主人的外勤的事情啊!”

“......关于这个,我觉得你才是最清楚的那个不是吗?毕竟在那边,待在小姑娘身边最长时间的并不是我,而是你才对啊,鹤。”

“为什么反而是你一星半点的记忆都没有留存呢?”

“你在说什么......”

“不过,毕竟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事情......中间有什么差错也很正常呢。”

三日月摇了摇头。

“嘛,事情就是这样。具体问题还是等小姑娘回来的时候再问吧。老爷爷我就先回到房间里去了。”

“主人大人......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呢?”五虎退扯了扯一期的衣服,有点不安地问。

“主人应该很快就会回来的。大家就耐心等一下吧。”一期抬手摸了摸这个腼腆的弟弟的头,安慰道。

“嗯......”

“总而言之,在锶殿下过来之前,我们先继续日常的工作吧。”山姥切如此提议道。

“只能这样了。”

“希望主人能平安归来。”石切丸和太郎决定为审神者祈祷。


就这样,一天,两天,三天......日子一天天过去,审神者还是没有回来。

“好想念主人大人啊......”小短刀们日常聚在一起,聊得最多的就是这个话题。

“锶大人,有什么方法可以联系到主公大人吗?拜托嘛......”今剑蹦到了锶的面前,抬头撒娇道。

“呃,方法确实是有。但是不知道瑞她有没有空.....”

“呐!告诉主公大人我们很想她的话,她会提前回来吗?”今剑抱住了锶,把头埋在了她的怀里,闷声问道。

“可能吧。我等会儿联系她试试?”

“真的吗!谢谢锶大人!”

“没事!我该带队去出阵了,如果联系得上的话就告诉你们哦!”

“好~”小短刀们乖乖回答。


于是还在打狗粮的我收到了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联络。

“......确实离开得有点久了。暂且先回去一趟吧。”我算了算时间,决定短暂地离开一下。

“抱歉,我有点累了,先在房间里休息一下。”我对团员们这么说着,然后啪嗒一声锁上了房门。

身上穿着龙骑士职业专用的蓝色盔甲,溅在上面的血也来不及擦掉,打开传送门就急急忙忙往另外一个世界赶去。

所以说在不同的世界穿越是件很麻烦的事情,这次的出口没有设置好,一出去就发现自己在距离自己本丸两条街开外的位置,只能跑回自己本丸了。

和盔甲同材质的鞋子踏在泥土的地面上,大部分噪音被吸收了。然而还是抵不过夜深人静,盔甲碰撞传出的清脆声响还是传遍了一条街。

快要接近本丸的大门的时候,意外地发现有一票人站在门口。

并且随着我的接近警惕起来的那种。

喂喂,那不是我的二队吗?

说实在他们这么认真如临大敌的样子,我没什么机会见到。

这时候我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喂喂喂你们干嘛,那是瑞瑞啊!”

穿着巫女服的娇小女性从全武装的刀剑们中挤出来,慌张地拦住了他们,等我走近了之后掏出手帕给我擦了擦脸上被溅到的血。

“?????????”我看到他们明显地都懵逼了。

也是呢,毕竟我穿成这样他们也是第一次见。

“瑞瑞你吓到你家的崽啦,血都不擦一下。”

二队的各位凑近一看,面前穿着盔甲的女性确实是自己的主人。

“啊......赶回来太匆忙没留意,下次我会注意的。”我摸了摸自己的脸,不小心把更多的血抹在了脸上。

本来我想着顺便进去看看小短刀们,但想到自己满身血就作罢了。转身和挚友交代了接下来的工作,我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决定回去了。

直到我跑远,二队们似乎都还没完全反应过来。

下次再好好地和他们说明吧。

我想。

关于另外一个世界的事情,关于三日月宗近和鹤丸的事情。


TBC

涉及到碧蓝幻想的联动活动


关于隔壁本丸是我挚友的本丸这件事(八)

和  @锶  的日常 我的角度

OOC都是我的

指路靠着隔壁家活击婶欧起来的花丸婶(七)


八、啾咪


第二天一早醒来就和往常一样去了锻刀室。

“嗯,今天小乌丸限锻......我看看推荐公式。ALL800是吧......”

“反正资源留着就是留着不如放手一搏吧,说不定能歪出狐球呢嘿嘿。”这么说着我就把所有材料都给刀匠了。

然后在第九个ALL800的时候——

出现了一个320。


“嗯?会是谁呀。320不可能是小乌丸吧......这次是江雪还是鹤球还是一期呢?”我贴了个加速符,想着他们三人的模样,静待这位320的刀出现。

花瓣一如既往在虚无中出现,然后纷纷散落。待炉子前的樱吹雪散尽之后,一个未曾见过的身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我名为小乌丸。和外敌作战是我的命运。”

“......小,小乌丸?”我根本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我乃如今的日本刀诞生之时,所制之剑。换言之,算是这里刀剑们的父亲。”

“居然把为父都召唤到此地,这也是命运吧。”

小乌丸从容不迫地介绍着自己,声线中有着无法掩盖的高贵气息。只是这副十分年轻的身躯......我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主人可不能以貌取人哦?呵呵呵。”大约知道我脑袋里面在想什么,小乌丸点了一下我的额头并让我不要以貌取人。


您太美艳了我做不到啊小祖宗。


“......嘛,总之,欢迎小乌丸到我的本丸。我还是先把你介绍给大家吧。”这么说着我对小乌丸做了个“请”的手势。

“好。”


“综上所述,小乌丸来了,大家要好好相处哟!”我对着一干刀剑男士们介绍到。其中,我看到了鹤丸有点躲闪的眼神。

啊哈,我上次说什么来着。

终于有刀来治你了吧,让你皮,让你闹。

我善意地走到鹤丸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道:“人生总要有点惊喜是吧。”

“这惊喜也太大了吧......主人。”鹤丸的笑容有点勉强。

“哈哈哈。”我学着三日月的模样打哈哈过去了。

“哎呀我记得我让极短部队去了搜索演习......现在差不多该回来了吧?”我看了看时间,想着。

这不,话音刚落,玄关就传来了骚动声。

“主公大人!我们回来啦!!”

“哟大将,早上好啊。”

“唉嘿嘿,主人,我们给你带了礼物哦。”乱笑得神神秘秘的。

“礼物?”

“锵!”四个极短和两个短刀往两旁一站,露出了被他们藏在最后的人——

物吉贞宗。

“我叫物吉贞宗!这次我带来的幸运,交给你就可以了吗?”长得和天使一样的男孩子笑眯眯地对我说。

“天啦!!不得了了!!你们竟然把他也带回来了!!”我可以说是惊叫出来了。

“你们真的是太棒了。真想给你们每个人一个啾咪。”

“啾咪?”

“那是什么?”

“什么好吃的零食吗?”

“呐主公大人?”

被短刀们包围上来以后我才反应过来我刚才说了什么。

“呃......啾咪是,亲吻的意思......啦。”我搔了搔头,视线移到了别处。

“哇!乱酱想要啾咪!”

“我也是我也是!”

“哇......等等你们别一口气压过来......”

架不住短刀们的热情,我终于还是在他们每个人脸上各亲了一口。毕竟言出必行啊言出必行......

“你们,不要再继续压住主人咯。”这是一把声音从后面传来,我一回头,发现是小乌丸,以及本丸的其他刀剑男士们。

“啊,小乌丸和大家。来得正好。喏,小乌丸和物吉贞宗,都是今天新来的同伴。”我向两拨人介绍到。

小乌丸和物吉点了点头,算是介绍完了。在我觉得差不多散了的时候,小乌丸突然走到了我的跟前。

“何为啾咪,为父也很想知道呢。”

一脸饶有兴趣的表情。

我心中警铃大作。

“小乌丸大人,啾咪就是主公大人的亲吻哦!”

在我还没想好怎么糊弄过去的时候,今剑已经一马当先把东西给捅出来了。

“刚才主人给我们啾咪做奖励了!超开心!”

“哦......亲吻啊。”小乌丸微微歪头。

“稍微有点羡慕呢。”


我!就!知!道!


“不行吗?”

“......也不是不行,就是......我没对成年男性做过这种事情啊......”我突然害羞。

“可是主人你看为父的身姿。”小乌丸探头到我的跟前,微微放低身姿抬头看着我。

唔哦哦哦哦小祖宗你这是犯规啊啊啊啊啊啊

是谁说不能以貌取人的啊???

“我我我知道了啦!!!”我蜻蜓点水般快速在小乌丸的脸上啾咪了一口,然后就红着脸后退半步,转身直接逃到隔壁本丸去了。


“哦呀哦呀,主人逃走了,真可惜呢。”髭切可惜地咋了咂嘴。

“好决定了!今晚就去夜袭主人吧!”

“阿尼甲你住手啊?!”膝丸觉得自己真的跟不上自己兄长的脑回路了。

“哈哈哈,小乌丸大人你太狡猾了。”

“就是就是。”

“你们在说什么呢,宗近,鹤。为父这是凭本事得到的奖赏,不服的话你们大可自己试试?”

一旁的一期一振已经被学会了啾咪的弟弟们亲得丧失了战斗力。


“你怎么啦?为什么脸这么红。发烧了吗?”

“没有,只是小乌丸太犯规了。”

“小乌丸?!”

“对啊早上锻出来的。顺便一提物吉贞宗也来了,你昨晚一口奶奶得真好啊。”我向挚友竖起了大拇指。

“呜哇你这货最近也太欧了吧。”挚友扶额。


另外一边,刀剑男士们在商量怎么获得审神者的啾咪的时候,得知了审神者要出外勤的消息。

“近期本丸即将由审神者锶接手。”

狐之助冷静地宣布。


TBC

所谓的外勤就是碧蓝的四象活动

捡到爷爷的第二天锻出了小祖宗又捡到了小幸运

打开新页 关于隔壁本丸是我挚友的本丸这件事(七)

和  @锶  的日常 我的角度

OOC都是我的

指路靠着隔壁家活击婶欧起来的花丸婶(七)


七、还是你最重要


不知不觉我已经当了一个半月的审神者了。在这个世界有趣的事情发生了很多,让人无奈的事情也发生了很多。

悲喜参半悲喜参半。

果然这就是到哪里都不能改变的,所谓人生的东西啊。

——看着倒计时上标着的地狱130和300,我脸无表情的把拳头弄得咔吧咔吧响。

自从大上周锻了个江雪和虎彻,我就没从锻刀室见到过新的刀。

所有玄学公式都已经试过了,依然没有奇效。我看了看身后接近贫困线的资源数量,决定以后锻刀都用ALL350的公式了。

果然对我这种非洲人来说,与其锻刀还不如捡刀。

离开锻刀室回房间的途中,和坐在廊下喝茶的莺丸打了个招呼,我在心里更加坚定了捡刀更实用这个道理。

莺丸是大上周被第二部队带回来的。他的到来让我四花部队编成计划获得了大成功——但也只是编成看看罢了,后来还是让他们分散回到各自应该待的部队。

毕竟等级差也太严重了。

接近满级的源氏兄弟、江雪、一期和鹤丸,一级的莺丸......

怎么看都是没法起飞的队伍。

但说到起飞的话,果然就是我在筹建中的极短部队吧。到现在已经极化了四个人了,等完成这次战扩活动就能极化第五个人了。到底选谁好呢?

我一边在廊上慢慢走,一边思考这件事情。

“说起来明天是小乌丸的限锻呢......”走着走着,我突然想起了还有限锻这么一个活动。

“算了吧反正我又锻不出来。”

我手一摊,回到房间开始了今天的工作布置。

“嗯......这次战扩活动有物吉贞宗呢。上次没有捡到这次就努力一下看看能不能把他带回来吧。决定了,先让极短部队去一趟市中吧。”

我自言自语道。再三思考,我把出阵命令交给了狐之助。


“好了!今天审神者的工作完成了!”我等狐之助走了之后,突然拍案而起。

“去找挚友玩吧!”



“呼哇最近我家光忠都不在本丸都吃不上光忠做的菜了。”在隔壁本丸心满意足地饱餐了一顿,我感叹着说。

“真意外呢,你竟然会让你家光忠去远征。”

“才不是——他快满级了,所以就让他出阵了。估计过两天回来的话就满级了吧。”

“卧槽,这速度。第二部队都满级了吗。”

“快了。还没全满。最近都没有新人过来嘛,出阵就相对集中了。”

“不愧是活击婶。”

“不敢当。”

“这次的战扩活动我要认真参加了。上次除了不动行光和鹤丸之外什么都没捡到感觉损失了一百个亿呢......而且这次有物吉贞宗。”

“安心啦,肯定会捡到物吉的。我见到别的审神者很容易就捡到了,你也一定可以的。”

“希望能被戳成筛子前把物吉带回来啊......这样就可以回到市中安全地带了。”

我叹息。

“瑞殿下!有人找你!”刚才为了把甜品拿过来而短暂离开了一下的光忠突然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一开门视线直接就投到了我身上。

“找我?鹤丸吗?我不是说了我自己回去就可以......”

“不是,不是鹤丸殿下。”光忠深吸了一口气,稍微稳定了一下情绪之后说:

“是三日月殿下。”

“......我家没有三日月啊。你在说什么......”

“哈哈哈,小姑娘真是比老爷爷我还要健忘呢。我好不容易从骑空艇上下来,你就不认得我了吗?”


啪嗒。


我和我挚友手上拿着的筷子同时掉在了桌子上。

一时间整个空间鸦雀无声。

直到五虎退和今剑从三日月身后一左一右探出身来,大喊了一声“主公大人”,然后齐齐扑倒我怀里,我才勉强回过神来。

“主公大人!我们在市中把三日月带回来了哦!”

“想、想要夸奖,请摸摸我......”

我看了看笑眯眯的三日月宗近,然后低头看了看怀里眼神写满期待的五虎退和今剑,再看看一旁眼都直了的挚友。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终于接受了“三日月宗近来到了我的本丸”这个事实。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终于不用去5-4疯人院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卧槽?!?!?!?!?!?!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是我成为审神者之后情绪最炸裂的一次。

然后是我挚友濒临崩溃的声音。


“好难受,让我哭一会儿。”挚友一脸泣不成声的表情,把头埋在了一旁的小狐丸的怀里。

“姬君,至少回到房间再......”

“我也要嘛!也要嘛!要嘛!嘛!!!!!!!!!”

“姬君,小狐的头发要被你揪掉啦......冷静一点。”

理智烧断了十秒钟,就接回去了。

然后我感觉不妙。

我知道我挚友作为审神者最大的心愿是得到三日月宗近。只可惜天意弄人,就任审神者两百多天她都还没有迎接到属于她的三日月宗近。

惨了惨了,不是要绝交了吧。

我突然觉得有点虚。

“如果你先出了爷爷的话,我绝对会心态爆炸的!”她曾经这么说到。

我摸了摸怀里今剑和五虎退的头,然后对小狐丸说:“抱歉我先回去一趟......”

语气都低了几个调。

“好的。瑞殿下先回去吧,姬君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吧。”小狐丸赞同地点了点头。


“于是,综上所述,这是我们本丸的新人,三日月宗近......”

把老爷爷带回本丸之后,我简单的做了个介绍。

“嘛......就是这样啦。大家要好好相处哦,我先回房间了。”

“主人心情不太好呢。是在隔壁本丸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不知道啊......”

“三日月你知道吗?毕竟你刚才就在隔壁。”

三日月宗近眯起了眼睛,看着我离开的方向笑而不语。

片刻,他才慢悠悠地说:“这是属于小姑娘的试炼......到底她会怎么选择呢?哈哈哈。”

“哦对了。”这时候我又突然折返。

“今天极短部队们都做得非常好,有什么想要买的话尽管提出来,改天我会去买的。”

“谢谢主公大人!”极短几个小孩子听到奖赏的内容马上兴奋得脸红扑扑,就连成熟的药研都忍不住说了一句:“出手阔绰啊大将。”


回到房间,房门一关,我就像死鱼一样瘫在了地板上。

道歉的方法像弹幕一样在脑里过了很多遍,最终确定能行得通的只有一种。

于是我一个鲤鱼打挺起身,深吸了一口气,一鼓作气再次造访隔壁本丸。


“还在生气吗?”

“????????”

“没有啊。”这回倒是轮到挚友一脸懵逼。

“我还想说如果你生气了的话我就......”后半句话我没有说出口,但是挚友已经懂了我的意思。

“别别别,爷爷来了不可以这样的。我会难受的。”

“毕竟......你比较重要。”

“才不会因为这种事情生你的气啦!!!”

“不然就没得去你家蹭爷爷了。”


我叹了一口气。


TBC

战扩第一天在市中捡到了爷爷

这里设定这个爷爷是我碧蓝幻想那里的爷爷(联动活动送SSR三日月宗近),所以他知道我在碧蓝那边的事情。

关于隔壁本丸是我挚友的本丸这件事(六)

和  @锶  的日常 我的角度

OOC都是我的

指路靠着隔壁家活击婶欧起来的花丸婶(三)



六、脱衣服吗?毒奶吗?锻刀嘛。


自从那天晚上我帮挚友加班刷钥匙后,我们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每当她有事情的时候我总能去帮她刷钥匙,天天带着她家一队跑探索图,而她也在晚上帮我日常练级,两个人相互串门,玩得不亦乐乎 。

这几天的主要工作就是刷钥匙,开箱子。

我和挚友开箱子的模式略有不同。她是每一页都随机开一些,我则是地图式搜索,从第一页开始开完一页接着一页,一个都不放过。

过了几天,我在第十页开出了传说中的千子村正——

“huhuhuhu,我叫千子村正。没错,就是被叫做妖刀那个村正哟。huhuhuhu......”

哇这一听就很哲♂学的自我介绍。

“huhuhu......你就是我的主人吗?huhu,要脱吗?”眼前的奶紫色头发的妖艳壮汉下一句台词的画风果然并没有辜负我的预想......并且手上的动作与台词一同进行。

等等。

你说啥我今天没戴眼镜听不清楚???

下一秒,江雪左文字高大的身子就挡在了我的面前。

“眼不见为净。请村正阁下不要再继续脱衣服了。主上请暂且不要从在下背后出来。”

江雪竟然一口气说了三句话。

“huhuhu我明白了......不过来日方长。”村正低沉的嗓音和台词让我觉得鸡皮疙瘩。

草草交代几句话我就以要去隔壁带队为理由逃也似地从本丸出去了,临走前还用力抱了一下偶尔路过的蜻蛉切。

我真的超级不擅长应对像村正那样的人。


真 的 超 级 不 擅 长 。


然后又过了好几天。

我例行帮挚友搜刮了一大堆的钥匙。看着数量可观的数量,我就想着不如帮她开一下箱子吧——

然后。

“huhuhuhu,我叫千子村正。没错,就是被叫做妖刀那个村正哟。huhuhuhu......”

“huhuhu......你就是我的主人吗?huhu,要脱吗?”一样的台词一样的妖艳。

“不是,不脱,再见。”

我看了看箱子的页数,发现这次是第七页。正好是挚友开完的一前一后而没开的中间——

“终于来了!来了!来了!”在外归来的挚友看到站在房间里的村正,兴奋地叫出了声。

“看来他特别想在你面前脱衣服啊!”

我听着她的话,露出了一个非常和善的笑容。


在之后又过了好几天风平浪静的日子。

风平浪静到我在和挚友聊天的时候又无意识地毒奶了一大口。

“我觉得啊,你肯定会在带我家刀的队的时候捡到弟弟丸的。”

“等等,你住口。”

“来不及了,我已经说出来了。”我抿了一口煎茶。

然后?然后真的在她带队的时候出了一个弟弟丸咯。

不过可惜所有权是属于我的本丸的。

“你别抱着我家的膝丸不放啊你自己去捡一个啦!”

“捡不到啊!!”

“去揍检非啊!”

“揍了啊!!”

这样无意义的对话也是日常的小趣味。

“你!你太欧了!快过来给我锻刀!!”挚友突然话风一转。

“锻刀?我锻刀不欧啊。我家大部分都是捡回来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不管你先跟我回家。”

然后我又临时接管了挚友的本丸。


“你随便拿去锻刀吧,反正我对锻刀失望了,就算是狐球做近侍都没出过超三小时的。”站在锻刀室一箱箱资源前,挚友对我说。

看到面前堆积如山的资源,说不心动是假的。

“真的吗?!材料随便用?” 

“对。” 

“加速符呢。” 

“随便用,反正有两百多个。” 

“我就喜欢这么豪爽的人。”然后就埋头专心锻刀去了 。

“嗯——公式啊——就ALL350吧。顺便做做实验看看ALL350能不能弄出四小时的来好了嘿嘿。”然后我就把材料交给了刀匠。

然后刀匠越是锻,我看刀匠的眼神越是可怕。

在我想着是不是差不多该把刀匠也塞进炉子里面的时候,炉子上出现了一个倒计时——

3:19:59。

我一看嘿呀成了,探头对在室外的挚友说:“出了一个320诶,不知道是谁,我用加速符看看。”

“……………………卧槽???”

符纸一塞,倒计时的时间就像流水一般迅速归零。

这回随着花瓣出现的男子有一头雪色长发。

“是江雪!你家左文字三兄弟终于团聚啦。”

“卧槽!!!!!!居然是江雪!!!!!瑞瑞我爱你!!!!!希望你能把一期茶和爷爷都带来我家!” 

“一期还有可能,茶和爷爷不行啦!”  我说。

毕竟我搞了这么多天都没有弄出过四小时,我上哪儿给你把爷爷弄出来。

我摇了摇头。


看了眼还有剩的材料,又看了眼拉着江雪的手去见其他兄弟的挚友,我做了一个决定。


那就是把她的资源全部用完。


然后啥都没出。


TBC

三篇连更我终于赶上挚友的进度了(呕血

有可爱的小天使推荐狐球的公式吗?

或者有可爱的小天使愿意奶我一口出狐球吗(哭唧唧

关于隔壁本丸是我挚友的本丸这件事(五)

和  @锶  的日常 我的角度

OOC都是我的

指路靠着隔壁家活击婶欧起来的花丸婶(三)


五、不加班捡不了好钥匙


“哎?捡钥匙的活动吗?我还没开始呢。”

吃着她家光忠做的三色团子,我才回想起来最近确实有这个活动公告。

“我已经开始好几天了。每天捡到的钥匙的量都不多呢......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开到有村正的箱子啊。”

“村正?”

我一脸懵逼。

“对啊,千子村正只能在这次活动通过开箱子拿到。错过了的话又得等上很长一段时间了。”

“我知道了。明天就派第二部队他们去看看吧......”

“第二部队?这么快开始练第二部队了吗?”

“对啊。因为第一部队的各位已经满级了嘛。”

“????????卧槽这么快???”挚友猛地坐直了身体。

“是,是啊。”

“狐球我对不起你,我帮你梳毛吧。”

“????????”小狐丸也一脸懵逼。

“嘛,你也能满级的,时间问题而已啦。只要你不是咸鱼......”

这时候小狐丸猩红的眸子意味不明地看了挚友一眼。

“哦,你当我没说话。”我举起双手表示清白。


今天离开本丸的时候意外是她的近侍小狐丸送我离开的。挚友好像突然有事要找她的初始刀山姥切,吩咐了小狐丸一些事情就急急忙忙离开了。

然后隐隐约约听到了哀嚎声。

“呜哇。没问题吗。”

“没问题的。”

“那就好。”

“瑞殿下。”

走着走着小狐丸突然叫住了我。

“?”

“小狐很感激你激励了姬君,但也请您不要太过刺激她。”

听到小狐丸的话我先是一愣,然后轻笑了出声。

“我明白了。有你这样的近侍在她身边我算是放心了。”

“哪里,毕竟小狐才是受到关照最多的人啊。”

“是是我明白了小狐丸大人,我才不跟你这个活了不知多久的刀打太极。”我棒读道。

“哦呀哦呀,已经到了大门了呢。欢迎下次光临,瑞殿下。”

“真是怕了。”


“哎呀?鹤丸你怎么在这里。”一出门,就看到自家白鹤站在了门口,鼓起嘴巴一脸不满的表情。

“好过分啊主人,去隔壁本丸竟然不叫上我!”

“叫上你干什么啊你以为我是去搞事的吗!不对就算是搞事也是你叫上我吧!”

有时候和鹤丸对话会觉得心力交瘁。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呜哇你这样......以后我得要锻把能管住你们的刀。”

“没有的不存在的假的假的。”

看着面前已经要闹起来的鹤丸,我感到脑壳一阵刺痛。拍了拍刚才装苹果糖的纸袋,我突然摸到了什么硬硬的东西。我打开纸袋一开,发现还有一个苹果糖被其他杂物夹在了边边被我忽视了。

鹤丸见我没有什么反应,想要继续闹来吸引我注意力的时候,被我用苹果糖塞住了嘴。

“给你,我记得你想吃这个很久了吧。”

上次和他去万屋的时候虽然他嘴上说着“给我买礼物的话不要告诉我比较好哦”,眼睛还是飘向了柜台上裹着着麦芽糖的苹果糖。

他看苹果糖看了很久,我盯着他也盯了很久。


“唔,那我就勉为其难地把它当做主人的赔礼道歉吧。”

“你不吃就还给我。”

“我吃。”

明明一把年纪了却意外像个小孩子。我叹了口气,和鹤丸一同走在回本丸的路上。

回去之后却被小短刀们围着说要吃苹果糖,我狠狠地瞪了某只拿着苹果糖在本丸炫耀了一周的鹤一眼,然后老老实实掏出小判让一期带着弟弟们去万屋一趟。


第二天我就开始了捡钥匙的旅程。这次的活动需要审神者全程在线指挥,和以往的出阵略有不同。

因为不知道对方实力底细,我思索再三,决定把第二部队派出去。

转了几圈回来之后,我发现第一天就把第一页的箱子开完了。

“也没有你说的那么难啊?只要沿着固定的路线走......然后看脸踩点,一次就有十五把的钥匙呀。”我歪了歪头,和正在看我直播指路的挚友说。

“我基本上都是个位数……多的时候才有那么十几条……”

“......大概你的地图是假的吧。”我思索了一下,郑重地开口。

我抬头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接近晚上十一点了。不知不觉在隔壁本丸待得有点久了,正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听到了挚友一声惊呼。

“糟糕了,突然有些事情得回现世一趟。怎么办我还有一次机会没用完呢......”

“要我帮你捡吗?”

“真的吗!太好了!我家刀刀们就交给你了!”说完她就匆匆离开了。

“......”然后我坐在她的房间,看着她的审神者信息登录界面,陷入了沉默。


“你倒是把你的工作证给我啊??????”


最后我也去了一趟现世,为了把她工作证给弄过来。

明明是三秒的事情却变成了三十分钟我感觉我的毛都要炸起来了。

“人呢!!!!!在不在!!!!!账号不对!人呢???!”


然后当晚我一气之下一次帮她拿回了三十二根钥匙。


TBC

挚友宿舍固定十一点断网

我宿舍二十四小时通网

关于隔壁本丸是我挚友的本丸这件事(四)

和  @锶  的日常 我的角度

OOC都是我的

指路靠着隔壁家活击婶欧起来的花丸婶(二)


四、这里的时间流动和现世大概有点不一样


从房间的窗户看出去,恰好可以看见本丸的万叶樱。花瓣随风徐徐飘落,看着这番景象我不自觉感叹了一下万叶樱的壮观。

这种风景果然只能存在于这种特殊的世界啊。

“主人,打扰了。第一部队安全出阵回来,这是山姥切的出阵报告书。”

一期一振的声音让我从眼前的绝景中回过神来。

“啊,辛苦了。放在桌子上就好,我等会儿会看的。”

“明白了。主人刚才在看什么呢?”

“万叶樱啊。像这样的我第一次见呢。”

“现世和别的世界都没有吗?”一期一振问。

“别的世界......连你都知道了我兼职这件事了?”

“是......鹤丸殿下不小心讲漏嘴的。”

我就知道。我扶额。

“除了你之外还有谁知道?”

“据我所知,整个第一部队的人都知道。这莫非是什么重大机密吗?主人。”

“秘密倒是算不上。只是我认为两个不同世界的事情还是不要互相交叉太多比较好罢了。”

“就比如说,在这里你们对我百般呵护,不会让我受到一点伤。”

“这是自然。”一期一振点头。

“但是在别的世界,对我来说受伤只是家常便饭。知道这些但是却无能为力的话,不是会觉得非常不安吗。”

“这...确实。”

“同样,在这边我在那个世界的力量完全被限制了。看到你们出阵受伤心里也是很难受的呢。”

“说起来我会坐在这里做审神者,也是因为那边的世界发生的一件事。”

“是什么?”

“秘密。现在还不是告诉你们的时候。不过话说回来,一期你是不是......又变强了?”

“啊,关于这个吗?因为我们第一部队的大家,已经满级了啊。”

“这么快?!我记得这才过了一周......”

“你在说什么呢主人,一周对我们出阵的刀剑男士来说是很长的时间哦。”

“是,是这样吗。那该给第二部队和短刀部队更多锻炼机会了......为什么这么看着我?别担心啦。你们第一部队无论什么时候在我心中都是第一部队哦。”

“因为在这个世界最初遇到的就是你们啊。”我坐直了,一字一句说道。

“如果第二部队被欺负的话会让你们欺负回去的嘿嘿嘿。”

一期扶额。

“这是第二部队的最终编成名单, 你拿去给狐之助吧。它现在估计在分析数据,我等下要去锶那里,就不过去找它了。”

“好的我明白了。请交给我吧。”

“一期就是可靠。那么我出门啦。”

“不用带上近侍吗?”

“不用了。只是走几步路而已。不用担心啦。”我挥了挥手,把一期一振留在了房间。


其实时间流逝不同这一点挺好的。

我走在前往隔壁本丸的路上的时候想。

在现世我和挚友根本没有这么多时间可以腻歪在一起,各人有各人在忙着的事情。学业,打工,只要牵涉到这两样,聊天的时间都丧失了。

在这个世界时间却莫名多了出来,见面的机会也突然增加了。

这样挺好的。


这样,挺好的。

“今天给挚友带苹果糖吧。”在快要到达挚友的本丸的时候,我决定先绕路去一趟万屋。


结果还没见到挚友,糖就已经被她家的小短刀们分完了。(笑


TBC

*是因为碧蓝幻想和刀剑乱舞的联动活动才过来做的审神者

关于隔壁本丸是我挚友的本丸这件事(三)

和  @锶  的日常 我的角度

OOC都是我的

对应她写的日常3


三、源氏兄弟来了


在成为审神者的第五天以前,我从来不知道“检非违使”为何物。虽然听挚友很认真地科普过几次那是很可怕的生物,但我至今没有见过实物。

大概是因为我在探索地图的时候不是直过就是在沟。

在一队行进到5-2的时候,看到他们一身伤回来,我在给他们手入的时候想着还是让他们在5-1多待上一阵子好了。

反正等级高一点也不亏。

这么想着,我下手的力度不禁大了点。

“好痛——!!”

“哎呀抱歉有点分神了。”

“完全听不出主人的歉意何在......”鹤丸抬手抹了抹眼角不存在的泪珠。


“就是这样——暂时你们出阵地都是这里了。虽然我觉得以你们的能力来说是没问题的......但是,嗯,还是注意安全比较好。那鹤丸,第一部队就交给你了。”

“嗯,交给我你就放一百个心吧!”目送鹤丸笑嘻嘻地带队出阵消失在原地,我转头安排小短刀们去市中探索锻炼。

“工作都安排好了,接下来做什么好呢。有点无聊了。”一边想着要找点事情干,回过神来已经穿过了本丸去到了万叶樱下面。

“今天是个好天气呢——总之先来睡个觉吧。”

我在万叶樱下面找了个相对平坦又遮光的位置,躺下蜷成一团,嗅着清淡的花香味意识慢慢消散了。


我的身体并不算好,贫血这个负面状态紧紧跟随着我。

无论是哪个世界哪份职业,我都会深受这个负面状态的影响。因此我也学会了不勉强自己,累了就休息,困了就睡觉。

毕竟勉强自己会带来更加严重的后果。


我经常在中午太阳顶头的时候睡着,再醒来已经是夕阳西下。

即便如此我依然感觉睡不够。


“哦呀哦呀?有什么掉在这里了。”


“光忠,你有见过主人吗?”在本丸主建筑物里转了一圈找不到的第一部队成员最后选择到厨房问人。

“哎?主人不是在房间吗?”烛台切光忠停下了切蔬菜的动作,一脸迷茫地反问。

“没有人啊。我们出阵带了新人回来还想给她报告。”山姥切回答道。

“这还真是吓到我了,她明明最喜欢待在房间里不出去的呀。都已经这个点数了。”鹤丸看着黄昏的太阳,话中带有不易察觉的焦急。

“有没有可能是去隔壁本丸了呢?”

“不可能的,昨晚主人还邀请了锶殿下今天共进晚餐呢。”

“鹤丸殿下我们四处去找找吧。 ”一期一振提议道。

“只能这样了。新人,也拜托你了。”

“交给我和阿尼甲吧......咦阿尼甲呢?”膝丸点了点头,一转身发现自己的兄长也不见了。

现场突然陷入了沉默。

“膝丸殿下,我觉得你还是先把你的兄长找回来吧。”

“帮倒忙了真抱歉......我去去就回来。”膝丸扶额。

行动还没宣布开始,一道软绵的男音就出现在了厨房门口。

“嗯?你们要去找谁来着?”

“阿尼甲!?你到底跑到哪里去了......你抱着的是什么?”

“嗯?这个吗?刚才在外面很大的树下捡到的。”

“原来主人跑到万叶樱那里了啊,怪不知怎么找都找不到。”第一部队的人明显松了一口气。

我是被讨论的声音吵醒的。好像好多人在场的样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姆。怎么了......好吵啊.....”我嘟囔了一下,蹭了蹭“枕头”,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哟!晚上好。”先看到的是鹤丸。

“嗯已经晚上了吗?我好像睡了很久......呼哇~”我打了个哈欠,想要伸个懒腰。

然后我明显感觉到我这个视角哪里不对。

我第一人称视角什么时候变成了越肩视角。

不对我......我这是,被谁抱着的状态吗!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意识到了吗主人,你这个表情真的超好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鹤丸永远在这种事上添油加醋不嫌事大。

“你特么再笑就吃我一拳。”

“啊哈哈,你就是新的主人吗?很有活力很可爱呢~”

绵软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这是我从没听过的声音。

“呐阿尼甲......差不多该把主人放下来了吧,这样太失礼了。”

这也是我没听过的声音。

我微微转过头,看到的是奶白色的短发。注意到我的动作,对方也转过了头。

琥珀色的眼睛,尖尖的虎牙。


“谁?”我一脸懵逼。


“我是源氏的爱刀,名叫髭切,你就是这一代的主人吗?”

“唔,我是。不过有话好好说能先放开我吗。”我点头,然后轻轻挣扎了一下。

一双手从后面把我从髭切的怀抱中解放出来,我转头,看到的是相似的面容。

“我是源氏的爱刀,名叫膝丸。”

“兄......弟?”我指了指两人。

“是的。阿尼甲刚才失礼.....毕竟他那种性格。”

“没事。我也不知道自己会睡那么久。”我晃了晃脑袋,“光忠有什么甜的吃的嘛,我觉得我有点头晕——”

这么说着我眼前一黑。

“主人!!”


“所以说光忠你一定要监督她好好吃饭,一定要让她好好吃饭,一定要好好吃饭听到了吗!”

“.....好好好我明白了,锶殿下您冷静一点......”

再醒来听到的是挚友的声音和光忠的声音。

“......”我撑着起来,感觉好多了。

“姆姆?醒了。”是髭切的声音。

“瑞啊——!!你是不是中午又没吃饭!!”

“吃了呀。我就是睡得有点久了大概是脑有点缺氧而已......”我揉了揉眼睛。

“哎。不成,我得让一期和光忠好好盯着你。”

“不了吧,他们也是很忙的。”

“闭嘴。”

“对不起。”我秒怂。

“哈——真是吓死我了。”挚友松了口气。

“一进门是源氏兄弟给我开的门,这已经是莫大的惊吓了。然后又听到一期他们说你晕倒了......”

“等下为什么你本丸突然会有源氏兄弟。”

“姆......我想想哈。好像今天他们第一次碰上检非违使来着?”

山姥切点了点头。

“见到了两次,然后他们兄弟就一前一后出来了......姆姆,检非违使身上带着的都是好东西啊。”

我已经无意识学会了髭切的口癖。

“不,不可能,我打了这么多次检非违使!我当了那么久的审神者!他们一个都没有来过!”

“......可是,他们就是来了呀。今天确实第一次打检非违使呀。”

“卧槽我的心好痛。卧槽你这个万恶的欧洲人。卧槽大晚上的就被你伤害了。”挚友做捂心状。


几天以后,挚友再来拜访时,看到我仓库一刀架上的髭切和膝丸,伤心到无法呼吸。

“???????????”这是我挚友的反应。

“唔,大概是因为他们比较喜欢我吧。”

我开玩笑道。


TBC


关于隔壁本丸是我挚友的本丸这件事(二)

和  @锶  的日常 我的角度

OOC都是我的

其实我的一章对应她的一个日常 所以其实这个是 她第一章的日常3 指路不太方便大家就直接戳她主页看就好啦


二、一期一振这个男人很魔性


被一期一振教育了。


我正座在一期一振前,听着他有些严厉的言辞。好歹在现世已经活了二十多个年头,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被拎着教训了。我有些无措地往一边坐着的山姥切看去,他轻轻摇了摇头。

“......主人,您有在听我说吗!”注意到我走神的一期一振语气又加重了一点。

“嗯,在听呢。”我老实地点了点头。

“如果您能把我刚才说的话记住都记住那就再好不过了。”

“......一期,果然是哥哥的设定呢。”

“?”

“没什么,只是想到了在现世的哥哥。”我歪头想了一下,补充道,“我就说为什么看见一期和鹤丸会有奇怪的亲切感,我的哥哥的性格完全就是你们性格各取一半嘛。”

“又调皮又爱操心。说教起来烦死了。”

“主人啊......”

“但奇怪的是每次我都会听到最后。”

“血缘大概就是这种东西吧?”

听到我说的话,一期大概想起了自己的弟弟们,表情变得温和了起来。

“关于炫耀这件事......是我欠缺考虑了。”

一期满意地点了点头,伸出了手,似乎是想要摸摸我的头。

“?”

“啊、失礼了......”意识到面前的不是自己的弟弟之一,一期一振迅速将手抽回。

“呼姆。今天很晚了,也该休息了呢。”我看了看窗外饱满的金月,对在场的两位说,“山姥切你带一期去房间吧。”

山姥切点了点头,站了起来准备领路。


“啊对了一期。”

我叫住了刚给我道了晚安的一期一振。

“欢迎来到我的本丸,之后也请多多指教了。晚安,山姥切也是。”


“没想到主人还有个哥哥啊。”

一期一振和山姥切没走多久,披着一身月光的鹤丸就从窗外翻了进来。

“你是偷听专业户吗鹤丸同志。”

“哎呀~我在想要是主人被一期一振训得太惨的话,就出手相救的。”

“你就是想偷听嘛。”

鹤丸笑眯眯没有再说话。那个笑容看得我背后一凉。

“刚才我听到一些很有趣的话呢。嗯——比如说,主人的哥哥的性格的问题?”

“对啊......等等你想做什么。”我自认为我刚才的话题没有什么爆点,然而我确实是小瞧了鹤丸其人创造爆点的能力。

在朦胧的月色下,一身白衣的他弯下了腰凑到了我的脸前,挑起了我的下巴。

过近的距离让我得以看清他带着笑意的鎏金色眼瞳。突然和异性如此近距离接触让我今天第二次不知所措,有点不适地后退了一点。

“不喊一声哥哥来听听吗?”

“......”

我还以为你想干啥呢原来就是想套路我吗我是不会上当的呵呵哒。

“你知道我是怎么称呼我哥的吗?”

“不是‘哥哥’吗?”

“不,是‘傻子’。所以如果你也想被我喊傻子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喊给你听。”我微笑道。

我是不会告诉鹤丸我哥也喊我傻子的。

看着恶作剧没有成功的鹤丸嘟着嘴放开我,我久违地感受到了恶作剧得逞的快感。


“说起来啊主人,关于炫耀那件事啊。”

“不会吧竟然鹤丸大人又要亲自来教育我。”我作惊呼状。

“不是......我说,一期摆明是被吓到了所以生气了吧。”

“是的呢,我也这么觉得。”

我们小声逼逼道。


以上就是我就任审神者第一天发生的小插曲。在我以为日后也会如此平淡地过下去的时候,事实告诉我并没有这么简单。

要问为什么的话......作为第一部队队长出阵的一期一振开始了疯狂捡刀。

石切丸?捡的。

烛台切光忠?捡的。

御手杵?捡的。

蜻蛉切?捡的。

江雪左文字?捡的。

还有各种各样的短刀打刀太刀,各种各样。

他甚至把自己都捡回来了。

不过两天,我的本丸就迅速热闹了起来,明明两天前这里仅仅只有个位数的刀和一个人一只狐狸。

一期一振这个效率吓得我拿着的笔都掉了。

吓得日常来串门的我挚友伴手礼都掉了。

“嗯......他们都是一期带队捡的,对,不是我自己锻的啦......你别晃了,捡的是我家一期,你要晃晃他去。呕。”

“我家一期真的超能干。”我补充了这么一句话,在整个本丸甚至是隔壁本丸面前夸了他一句。

“承蒙夸奖,感激不尽。”听到我的夸奖,一期正正经经地道了谢。只不过从他脸上完全没有掩饰的笑意,我感觉到他是非常高兴的。


“所以其实一期还是很想被炫耀的。”

“就是就是。”

事后我又和鹤丸小声逼逼了起来。


我没有告诉挚友的是,一期其实非常不愿意帮我锻刀。

每次看到我拿材料,他总会说:“是要锻刀吗......不,我没有什么怨言。”

没怨言就不要老是让刀匠锻出一小时三十分的刀啊一期哥哥。

我长叹了一口气。


不过无论怎么样,他开心就好了。


做人嘛,最紧要开心不是吗。


TBC